搜狐首页 体育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大数据是如何成就科贝尔在温布顿夺魁的?

在2017年年末请来费赛特做自己的教练时,科贝尔十分疑惑两人能擦出怎样的火花。七个月之后,她的这些困惑都统统解开了。科贝尔用温网冠军来证明了两人的合作。虽然在2016赛季收获双满贯,同时遭遇了去年排名掉出前20的尴尬局面,但她没有颓废。她和费赛特一起讨论了她自己在这个赛季想要达到的目标。

费赛特说:“去年开始执教科贝尔的时候,我看到她上个赛季整体的数据,75%的发球都发向了反手位。所以我对她说,你要做出些改变,发到正手位的比例应该高一些。结果在澳网我们可以看到她的进步。”

费赛特是巡回赛当中几个和WTA的伙伴公司SAP数据公司保持合作的教练之一。这是一家德国的软件公司。利用鹰眼技术和主裁判手中的记分板数据,SAP能够在比赛当中为教练提供实时的网球数据分析,这也是教练在进场指导时常用的软件。在比赛过后,教练也可以向WTA竞赛中心拿到更多的详细的数据。

执教过克里斯特尔斯、阿扎伦卡、哈勒普和孔塔,费赛特的教练履历没有几个教练能与之相比。作为WTA和SAP尝试建立合作关系时咨询的教练之一,费赛特认为SAP改变了她的生活。他说:“不用花费两个小时在球场上观看一场两小时的比赛,在获得这样实时的数据之后,我可以在家甚至任何一个地方,喝着咖啡来开始自己的分析。这大大提升了我的执教效率。”

“从前,我在看比赛时会带上一张白纸,用点来记录一发,条纹线表示二发,现在我可以在20到30分钟内拿到一名球员的数据,而且包含了他们在硬地、草地上的所有数据,而且我能在此做出比较。我把这种软件称为自己的助理教练,因为很多时候我要确定哪些数据对我是有用的,哪些数据对球员是有用的。当然你可以只告诉球员一堆杂七杂八的数据,也可以从中筛选出有用的,我想后者就是教练的工作之一。”

教练也需要去理解每一名球员头脑当中的想法,因而执教克里斯特尔斯的方法未必适合阿扎伦卡、哈勒普或者科贝尔,这些都因人而异。“阿扎伦卡她偏向用数据说话,越多越好。在比赛中她能真正发挥这些数据的作用。科贝尔与之相反,喜欢用自己的直觉和情感打球,所以我倾向适可而止,只列出两到三条比较重要的信息。”

“克里斯特尔斯也是如此,她和科贝尔一样,是一位底线击球型的选手,因此发球对于她们来说十分重要,在不同情况下所做出的反应也是不一样的。这就像是一个策略性的游戏。”

在测试产品时,WTA和SAP解决了很多挑战,从确保平板能够有效承载软件到高温测试,减少太阳光的照射对它的影响以及确保设备间的连接运转正常。球员和教练之间的绝对信任的至关重要的,不论在哪些领域。数据的引入能让球员更加相信教练的决定,减少了对教练的质疑。“这是交流方式的一种改变,球员们对于教练的信任会逐渐增加。”费赛特说道。

当然虽然每个教练都有查看数据的权限,但是出于比赛战术考虑,有些数据未被公开,至少需要教练团队去做一些调查工作。进场指导在WTA巡回赛的允许的,但在大满贯却是禁止的。全英俱乐部的总裁理查德李维斯表示他对进场指导产生的效益表示怀疑。他认为网球之美在于针尖对麦芒的风格以及自我解决问题的特色。

费赛特说:“执教大满贯比赛的话,你在比赛中的作用是减少了的。但至少我会为球员做好充足的准备,为她事无巨细地准备好场上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最后的主动权还是在球员身上。球员们需要在大场面下做出决定并且为之负责。”我会跟她说你把球以200公里/时的速度发到T点上,你就有获胜的机会。但是你得做到,对吧?付诸行动才是最重要的。

费赛特已经执教了三个大满贯,她和科贝尔还差法网即可成就全满贯。大数据有可能会让这样的憧憬更快实现吗?

编译:何松峰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