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斯德哥尔摩真是一个美则美矣,但乏味无聊的地方吗?

1

有这么个关于瑞典人的笑话。

你在瑞典等地铁时,如果有瑞典人来跟你打招呼,那可能不是因为他要帮你什么,而是因为你占了他的位置,那是他平时等车时所站的地方。

同样关于瑞典人,还有一个不同的说法。

说瑞典乃至北欧人都很尊重个人空间,于是会出现排队等公车时人跟人之间距离1米的现象。照这个说法,你等车时即便真的占了某个瑞典人的位置,他也会出于避免尴尬的考虑,不会跟你说些什么。

苏珊·桑塔格曾在瑞典住过十多年。

离开之前,她写过一篇刻薄的告别宣言,把瑞典人数落得一无是处。在那篇《一封来自瑞典的信件》里,她不惜笔墨地描写了瑞典人的笨拙、压抑和情感疏离——即便那里的色情片,都像是百科全书插图一样,让人提不起兴致。

“瑞典亟须一场革命”,这是桑塔格在信件最后写下的话。

2

来斯德哥尔摩之前,我对瑞典的了解可以用一堆关键词来罗列:

风景优美,极昼极夜,社会平等,幸福指数高,简约设计,美食,ABBA,伯格曼,伊布……还有HM……和宜家。

接到瑞典品牌TRIWA的邀请,并且计划要在斯德哥尔摩待上一周后,我做了个小小的“功课”,看了些关于瑞典的书。有些意外的是,我读到的并不都是好话,比如桑塔格说的那些。

于是我最大的好奇是,瑞典人是否真会因为过于追求平等,从而丧失了个性,以致呈现出的是无聊和乏味。

七天的行程,我很清楚自己无法像桑塔格那样作出深刻的人类观察,但应该足够时间让我以一个游客的身份,对瑞典,确切地说是斯德哥尔摩,有一定的了解。

除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在斯德哥尔摩的另一个打算,则是像以往旅行到任何一个地方那样,不紧不慢地度过几天。

3

我最大的好奇其实很快就从三件事里得到了答案。至少从短暂的接触以及游客眼光来看,瑞典人并非桑塔格说的那么不堪,他们除了认真工作,礼貌和善,懂得享受生活之外,并不乏味,有时还透露着一些幽默感。

奇怪的雕像

我是在当地时间中午时分到了斯德哥尔摩。酒店下榻后,我本打算休息休息,但躺下后又抖擞了精神。地图告诉我,我的酒店离老城区不远,我打算散步试试,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在住所附近乱逛向来是我旅行时的一个习惯,每每这样做,就会遇到一些惊喜,这个法则屡试不爽,这次也没例外。

在离我酒店不远处,我看到了一个奇怪的雕塑。

这个雕塑乍一看是个被拉长的女人头像,但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又似乎都违背了透视的法则。那种在特定角度看,平面会变成立体图像的涂鸦我是见过的,眼前这个雕塑,像是反其意而为之。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