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重明卫

手机搜狐

SOHU.COM

货币宽松更多的是制造价格幻象 可能让去杠杆前功尽弃

宽松似乎成了一种瘾,每隔三四年就会犯一次,一犯就要找央行求解药。第一次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央行5次降息4次降准。第二次是2011年欧债危机之后,央行2次降息3次降准。最近一次是2014年经济逼近7%之后,央行史无前例的6次降准6次降息。2018年,我们似乎又要经历相同的故事。临近年中政治局会议,中央要对下半年经济政策定调,在紧缩中吃尽苦头的各方不断给央行喊话。央行似乎挺不住了,先是定向降准,然后是MLF,一切都很像2014年上半年。如果按照历史的剧本发展,接下来就是全面降准、降息,直到地产、财政、金融全面放松。上次从定向降准(4月)到全面宽松(9月刺激地产、11月降息)用了半年左右,这次可能慢一些,但趋势已经越来越明显。

过去一年多我们坚定的收紧银根,去杠杆、挤泡沫,很不容易,值得肯定。如果现在转向货币和信用的双宽松,基本上可以说是前功尽弃、负向激励。货币紧缩,一定是行百里者半九十,而货币放水,也一定是一发不可收拾。上一轮货币宽松的伤疤还没好,难道我们就已经忘了疼?历史一次又一次的告诉我们,货币宽松绝对不是万能药,指望央行当药神是不公平,也是不现实的。

第一,货币宽松不能有效刺激实体,更多的是制造价格幻象。货币就像激素,GDP就是人的个头,前三十年中国“年轻”(人口红利)的时候打激素可以长个头,现在青春期已过(人口老龄化),激素只会让人虚胖。过去十年三轮大宽松,效果越来越弱,反应越来越迟钝。2008年第一轮宽松,两个季度见效,GDP从6.4%反弹到12.2%,反弹5.8个百分点,持续4个季度。2011年第二轮宽松,5个季度见效,GDP从7.5%反弹到8.1%,反弹0.6个百分点,持续2个季度。2014年上一轮宽松,8个季度才见效,GDP只从6.7%反弹到6.9%,反弹0.2个百分点,持续2个季度。不是货币放水没有效果,而是效果都体现到了价格上。同期名义GDP从6.9%大幅反弹到11.7%。中国经济缺的是改革和创新,而不是货币,仅靠放水并不能创造实体财富,只会带来虚拟的价格幻象。如果再宽松,见效时间会更长、反弹幅度会更弱、持续时间会更短。

第二,货币宽松可能会重燃资产泡沫,导致经济脱实向虚。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列为三大攻坚战之一,眼下金融风险的确越来越多,这也是很多人支持宽松的原因。但不要忘了,这些风险是怎么来的?从2014年宽松到2016年底收紧,所有资产都被炒了一遍,2014年是债券,2015年是股票,2016年是商品和地产。金融的过度繁荣让实体企业无心恋战,上市公司甚至拿股东的钱来搞理财,2017年上市公司持有的理财产品超过1万亿,而五年前这个数字不到100亿。更危险的是,货币宽松带来的牛市很大程度上是泡沫,一旦泡沫破裂就会引发连锁反应,2015年的股灾给我们敲响了警钟,金融危机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遥远,以至于2016年政治局会议上直接点名“抑制资产泡沫”。这个任务还没有完成,商品和地产都还在高位,但实际需求并不支持。归根到底,实体经济已经承载不了这么大剂量的流动性,一旦放松,很可能又是脱实向虚,鸡犬升天。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