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微山湖上芦苇荡

微山湖有多少苇子,微山湖人也数不清。

春天来了,埋在湖底污泥中的苇根开始发芽,紫红嫩绿的苇芽齐刷刷地冒出水面,犹如湖底射向天空的标枪。原本抱紧在一起的苇叶,在太阳光的柔抚下散了开来,变成绿色,然后节节升高。在那瓜菜充饥的年月,人们常常到湖里一遍遍地数嫩苇叶,巴望它们快快地长,恨不得生出什么法子让苇子一夜长出九片叶子来。因为苇子长出九片叶子时;麦子便能收割了,人们就有了粮食吃。

夏天,满湖绿色,一片一片的苇子长高了且片片相连,形成天然的绿色屏障。当年著名的铁道游击队、微湖大队就是凭借这绿色屏障与日本鬼子周旋并多次化险为夷。日寇多次欲放火烧掉满湖的苇子,但湖里苇子有着微山湖人一般坚强的性格,靠着水的保护,点火不着。即使浅水处的苇子被烧后,第二年却长得更旺更密。此法不行,鬼子便强拉民夫,割出一条条水路来,以便于汽艇巡逻。坚强的微山湖人哪愿受鬼子的摆布,便摆起来芦苇荡“迷魂阵”。鬼子的汽艇一开进芦苇荡就辨不清方向,最后“入瓮”,被游击队员打个痛快,吓得再也不敢贸然进入芦苇荡了。凭借芦苇的掩护,游击队护送过不少领导同志,如刘少奇、陈毅、朱瑞等,陈毅同志还写下《过微山湖》的诗篇:

“横越江淮七百里,微山湖色慰征途。

鲁南峰影嵯峨甚,残月扁舟入画图。”

秋天的微山湖是诱人的。满湖青绿的芦苇黄了,冒出了苇花,远远望去,一片白茫茫,十分壮观。

这是湖里人最忙的季节。家家户户忙碌割芦苇。割芦苇可是项技术活儿。一个人干不了,必须两个人合作才行,一人撑船,一人操着河镰割苇。河镰是一个比砍刀大的月牙形镰刀。刀刃钉在一个滑溜的竹篙上,非常笨重。撑船人要把船撑得稳稳的,不能让船左右摇摆,更不能让船行进。操镰人把镰刀甩出去丈许,把竹篙斜放在肩上,两手用力按住,只听“咔嚓、咔嚓”声响,苇子向一个方向倒去。操镰人用河镰将苇子划拉于胸前,就势一拦拽在船头上,再用力一墩,顺手拦腰捆上,放在船舱里。船装满了,运往湖岸码放整齐,堆成一垛垛的。堆垛也有讲究,要堆成个屋形,便于雨水流淌,以防沤坏。

冬天,微山湖沉寂了。这是湖区女人最忙的季节。她们开始用苇子编织苇席、苇箔。编织好的席子、苇箔用火车拉向四面八方,为祖国建设服务。

呵,芦苇荡,微山湖区人民的聚宝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