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大满贯总是这么任性,不该考虑考虑球员的感受吗?

温网期间,有些球员发声说四大满贯在没有征求他们意见的情况下就作出了许多决定。球员们认为,不让他们参与讨论的做法是错误的,因为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决定都会对球员产生了影响。

比如,当大满贯不征询球员意见就打算在明年将种子席位从32个缩减为16个时,球员们认为自己被忽视了。尽管去年就有消息指出,美网时球场计时钟会被应用到各个球场,但他们同样没问过球员们的意见,球员们对此很生气。

今年温网第二轮,纳达尔又收到了主裁判的超时警告,尽管他一再表示尊重组委会的新规定,但事实上,谁又征询过这些网坛领袖们的意见呢?倒是在发布会上,媒体记者们会经常问及选手们对各种新规的看法,但这似乎没有实际意义,因为球员的态度根本阻止不了大满贯的任性。

纳达尔不想去改变什么,却要在32岁的年龄鞭策自己“提速”,即便如此,麻烦还是如期而至。

“我接受有的时候我的确很慢,我也接受警告,但我想说我已经尽最大努力提速了,只不过有些时候还不够快。我需要时间思考下一分该怎么打,仅此而已。”纳达尔的回答已足够诚恳了,不是吗?但接下来他在美网面临的形势会更加严峻,因为计时器将搬进场内。

届时,发球25秒限时将正式启用,试想一边思考下一分的战术,一边感受着计时器秒数的跳跃,纳达尔的心境会是怎样?美网对发球超时的处罚决定是,第一次警告,第二次丢分,第三次直接判输一局。显然,这个“制裁”游戏绝不是球员想出来的,他们只是被迫去加入到这个游戏当中。

当然,在不征询球员意见的情况下,大满贯的某些决定也是可以肆无忌惮的,比如涨奖金。他们不用问球员的看法,因为没人会对此说个“不”字。“哦不,不,这笔钱太多了”——应该没人会这么干吧。

然而不管是怎样的问题,不都应该遵循相互让步的原则吗?

又是在今年温网,伊斯内尔在一场没有输家的对决中,不幸成为决胜盘50局苦战的落败方,而“侥幸”晋级的安德森也没能在决赛中恢复体能,那一场长局苦战最终让两个人都成了输家。

球员们认为,三大满贯对于“第五盘应不应该采用抢七制”这样的问题,要先问问他们怎么想。温网的首席执行官表态说会对引进决胜盘抢七制进行审视,澳洲网协称他们会和球员们谈一谈,但在大家看来,大满贯总是先自行做好决定,然后把结果告诉球员。

确实,让球员们事先了解情况会显得很有礼貌,但并没有一条强制的规定,因为这并不是每个大满贯的义务。四大满贯的组委会都是独立运营的,只要不超出规则所限,他们完全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球员和四大满贯的关系并不像男球员与ATP以及女球员与WTA那样,他们并不需要ATP和WTA作为他们的保护伞,虽然他们也和巡回赛进行合作,但并不从属于巡回赛。ATP和WTA都有董事会和球员工会,每当有重大事项或者潜在的改变发生时,就会通过这样的渠道进行商讨。

但大满贯与球员的关系要微妙得多,打个比方吧,像沃伦·巴菲特、比尔·盖茨、拉里·埃尔森这样的人,或者任何上百万美元级别公司的CEO们,他们会邀请员工来商讨他们认为对员工影响不大的决策吗?

况且让五个球员们坐在同一个房间里,他们能产生六种不同的意见。别忘了,男球员和女球员之间的看法还会有更大的差异。

那么奖金分配呢?每年大满贯都会提高奖金水平,着重强调那些巨大的数额确实很“吸睛”,但这样的风气什么时候是个头呢?他们总爱提冠军奖金涨到了250万美金、300万美金、350万美金,以及在热身赛中取得怎样的战绩就可以获得额外奖励什么的。

如果奖金继续涨下去,没有下滑的势头,那为什么不让前几轮奖金的分配更加均衡化呢?但问题是,顶尖球员们会去提这样的建议吗?

同样令人疑惑的是,各大满贯之间为什么要相互攀比呢?是不是应该这么做——对半决赛及以上的轮次,设立一个为期三年的固定奖金数额,三年过后再对这个数额进行评估?现在的奖金分配已经到了让人不适的程度。或许,四大满贯应该为球员的未来着想,对球员退休金基金会做一些贡献,而不是一意孤行的任性下去。

对此,你怎么想?

原文:www.wearetennies.com

作者:Craig Gabriel

编译:江北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