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生活大爆炸11

手机搜狐

SOHU.COM

冰球圈的“星二代”,实力和父辈差的有点远!

中国有一句老话叫“龙生龙,凤生凤”,似乎笃定了在某些方面出类拔萃的父母一定也会培养出在该方面同样出类拔萃的儿女。

但不可否认,有时候儿女的发展会与父母大相径庭,这在冰球圈也并不罕见——有些“传奇”的冰球运动员并没能让自己的儿女继续自己的“辉煌旅程”。

Frederick Roy (父亲:Patrick Roy)

via youtube.com

被票选为历史上最伟大的百名球员之一的Patrick Roy当之无愧是一个“冰球传奇”,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曾制霸冰场。

作为最优秀的守门员之一,他几乎完成了所有守门员渴望完成的梦想——捧起四次斯坦利杯,三次当选康恩·斯迈思杯得主,以及三次拿起维辛拿奖,更令人诧异的是,在他短暂的执教生涯里,他还毫不客气地拿了一回亚当斯奖。

可他的孩子却没能继承他的天分,也许和冰球天生不合拍,他的其中一个儿子Jonathan开启过一段短暂的冰球职业生涯,但最后还是为了自己音乐家的梦想放弃了冰球。

而另一个儿子Frederick虽然将中锋的梦想坚持了下来,却显然命中注定不是这块料,在AHL度过了两个赛季后,他果不其然在NHL选秀中铩羽而归。

Lyon Messier (父亲:Mark Messier)

via hellomagazine.com

曾在埃德蒙顿油人队效力多年的Mark Messier在八十年代可谓家喻户晓。尽管当时他所在的球队里最受认可的是韦恩·格雷茨基,但他同样是冰上一股不容小觑的主导力量,球迷们亲切地称呼他为“无名英雄”。

在结束他的职业生涯之前,他甚至已经手捧五个斯坦利杯和两个哈特奖杯。

可是很遗憾,他的儿子Lyon似乎永远不可能踏上父亲曾走过的璀璨星途,因为与在冰场上所向披靡的父亲不同,Lyon只是一个替补后卫,而且他的数据并不够好,不足以支撑他进入NHL。

Lyon当然也试图坚持自己的梦想,至少在ECHL中慢慢成长为可塑之才,但众所周知,长此以往他在联赛中的比赛出场次数只会越来越少。

于是到了2010年他终于想通了,将滑冰鞋高高挂起开始重新生活——这不失为一个聪明的选择,不是吗?

Jude Hull (父亲:Brett Hull)

via instagram.com

Brett退役之后一心投入家庭生活。

他有两个女儿 ,一个叫Jayde,一个叫Crosby,八卦网站上时常将她们拎出来说,因为她们实在很美。但今天Ho酱不准备和大家讨论这两个貌美如花的女儿,而是要来说一下Brett那个知名度不高的儿子——Jude。

Jude是一位守门员,可他自己也承认,倘若遇到父亲,他基本就完蛋了。

因为他的父亲是一位极其优秀的“狙击手”,曾经在NHL打球的三个赛季中分别打进了72, 86和70个进球,像大众展示了什么是所谓的精英级,而按照Jude的数据来看,除非父亲在中间拉线,否则他连进入NHL都是一个白日梦。

Dayn Belfour (父亲:Ed Belfour)

via starlocalmedia.com

当Ed Belfour在NHL的赛场上滑动的时候,人们总惊叹他姿态的美丽。

他的出色在于首次亮相之后就众望所归地被列入了NHL的精英行列。2011年,他还因为两次维辛拿奖和一座得来不易的斯坦利杯顺利入驻名人堂。

他的儿子Dayn对此很有感触,在职业生涯中也说了不少吐露心声的话,比如在接受NHL官方采访时,他就直言希望自己得到承认,而不希望仅仅被认为是Ed的儿子。

这个说法其实很能表现大多数二代的心情,只是很遗憾,因为实力局限,他的职业生涯并没有持续太久,人们直到今天依然会称呼他为“Ed的儿子”。

不过Dayn依然是很酷的,在冰球之梦破碎之后,他迅速在父亲家附近开了一个酒厂——球可以不打,钱不能不赚,是Ho酱的人生导师之一了!

“球星二代”听起来是一个既光辉又有压力的名词,因为尽管会比普通人受到更多关注,获得更优秀的基础教育资源,但在父辈的耀眼光辉之下,二代们发出的微弱光亮总是轻易就被覆盖掩埋。

事实上人与人本身不同,即便是父子母女,也并不一定有这样那样的天赋遗传。

人总归还是要活出自己的精彩,“球星二代”们也不例外。祝愿他们以后会有更好的人生,至少在自己的认知里,能够让自己仅仅作为自己生活,而非某某之子。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