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球衣自由垂放,还是扎在球裤里?这是足球的永恒问题

你踢球的时候,球衣下摆自由垂放,还是扎在球裤里?

这是一个个体问题,也可能是一个时尚文化问题。

梅西和博格巴的球衣下摆都在裤子外。

半个月前结束的世界杯,32支参赛球队代表的是32个不同国家和地区,而世界杯聚合的球迷,所代表的不同文化,或许是世界上最难能可贵的一次文化聚会,经济上的发达或者相对贫穷、国与族规模的大或小,都能在世界杯得到集中展现。

这就是对所谓“全球化”最完整的否认——全球化的规则制定,有从亚当·斯密到凯恩斯的英美经济思维,更有着领先者以秩序设定方式,来长久保持对落后者的布局。

但在球场上,有一个细节却是全球化的相同:736名世界杯参赛球员,似乎都更喜欢将球衣放在球裤之外,却不是按照传统球衣球裤穿法,将球衣扎入球裤内。

法国队也都将球衣放在球裤外。

世界杯是有很强时尚影响力的,球星大腕们为国出征时,他们的风格做派,很容易形成全球化影响,尤其在社交媒体推波助澜的时代。1990年世界杯,前联邦德国队队长马特乌斯,在鬓角发型上有一个小小修饰,留出了一个锐角鬓角,这鬓角风格立即风靡一时。

1998年世界杯,克罗地亚球员都将球衣扎进裤子里。

贝克汉姆2002年韩日世界杯上,最当红球星、去到日本这片对他最为疯狂迷恋的市场,他的发型纹身,即刻成为时尚标杆。

球衣在球裤外,这似乎还不是一个时尚举动,因为人人都这样:梅西、C罗、凯恩、格里兹曼……哪怕是突尼斯的替补门将穆斯塔法,球衣也是在球裤外的。

庆祝进球的C罗。

在许多世界杯比赛,如果能看一下场上所有人的全景图,你会发现,正经将上衣扎在球裤里的,只有裁判。

什么时候大家都这么穿球衣了?国际足联曾经有过几次明令,要求国际竞赛中,球员球衣要扎在球裤里,保持着装竞赛统一,所以在过往的足球时代,球衣放在球裤外的,往往是有些特立独行的球员,或者就是球队老大。

球迷中流传过说法,“球衣放在外面的,都是腕儿”,这种说法,在野球场上都是如此。不过换个角度看,不是腕儿,也没人会关注。

在那个球衣扎进球裤的年代,普拉蒂尼特立独行。

马拉多纳之前,世界头号球星是普拉蒂尼,他球衣总在球裤外;1994年世界杯,意大利队长中卫巴雷西,球衣总在球裤外;马拉多纳倒是一直球衣扎在球裤里,比他年轻的巴乔似乎也是如此,但1994年世界杯巴乔最后的点球射飞后,留下的那张经典照片里,球衣大半已经垂在球裤外……

一场正式比赛,赛前裁判会要提醒双方队员:“球衣扎入球裤里、拉起你的球袜、戴好你的护腿板……”后两项大家都会做,唯独第一项,说说而已。

1994年世界杯巴乔最后的点球射飞后,留下的那张经典照片里,球衣大半已经垂在球裤外。

平时生活中,穿件T恤,你会塞在牛仔裤里,还是随意地垂在外面?

有运动服装设计师,意识到过去这10多年,球衣自由外垂,是绝大部分球员的习惯选择,以至于许多运动品牌在设计球衣时,都会注意到这一点,例如球裤的腰部,就会设计得更贴身、球衣下摆收得也更紧。

尼日利亚队的网红球衣,突出了现代足球的身躯健美。

许多球衣在材质以及和设计选择上,都开始关注这种自由垂放但又修身贴身的球衣下摆设计。

用一位设计师的说法是:“球衣垂在外面,我们现在去看八十年代普拉蒂尼的造型,会觉得他球衣太松垮、太像个画家了……”

球衣更修身,也更能展现出运动员身躯健美。

1990年世界杯决赛,马拉多纳、马特乌斯以及裁判的装束。

球衣下摆的垂放,似乎是一个简单动作,然而球迷普遍认为“大腕儿才会将球衣放在外面”的观点,甚至引起心理学家的分析,由是有了“越有创造力、越能决定比赛的关键球员,越倾向于在球衣穿着上的自由度……”

这种分析看似合情合理,其实是缺乏事实和数据支撑的伪观点。球衣自由垂放,似乎更折射出球员更自由放松的性格,但这和博格巴们不断更换发型类似,只是在统一共性中自我释放出一点个性——球衣装备整体上还是统一的。

当年的阿根廷统一将衣服扎进裤子。

不是所有球员都适合这种垂放风,身材修长,像普拉蒂尼这样的,有着难得的洒脱,但小个子球员,球衣扎进去更合适:想象一下马拉多纳如果总是球衣外垂,应该不会特别好看。

这样的穿着,是足球潮流,也是时尚风格。时尚的最大特点,就是永不停止地变动,未来某天,或许所有球衣下摆,或许又都会扎入球裤里。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