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杭州楼市这半年:从狂热奔跑到疲态初现

图片来源全景网

以杭州滨江区为例,该区民政局近期披露的数据显示,2018年4月至6月中旬,结婚登记为800多对,而去年同期为600多对,同比增长了33%,涨幅惊人。

夏宏决定暂缓摇号。

这位29岁的年轻人籍贯安徽省黟县,现就职于杭州未来科技城一家互联网公司,在过去三个月里,他转战杭州十余个新待售楼盘参与摇号,但均未中签。

暂缓参与摇号,并非“有些心灰意冷”,而是夏宏觉得,“(杭州)楼市可能要凉下来了”。

在狂热奔跑了两年之后,进入8月的杭州楼市微露变脸迹象。自1999年成为国内第一个颁布土地收储政府规章的城市以来,杭州楼市的一举一动,牵扯着全国地产行业的神经。

回顾2008年和2014年的中国楼市,都曾伴随着杭州地区率先出现的信号。如2014年初,杭州楼市马年第一降—其逻辑是房屋销量大幅下降,开发商信贷枯竭,新盘开始降价,房闹登场—中国楼市随即显露疲态,步入拐点。

2018年杭州楼市的复杂性,远高于其他城市,分析杭州楼市的样本,或可一窥全国楼市的多重面貌。

“运气怎么这么差”

2016年G20会议后,杭州净人口流入源源不断,基础设施建设亦不断加码,调高了人们对未来的预期,其后楼市风起云涌。

同是2016年,杭州开启了全面的旧城改造,城中村成为攻坚重点。据透明售房网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杭州完成整村征迁69个村,征迁59796户。按照计划,2018年,杭州还将完成56个整村征迁,征迁住户4万户。

新增的拆迁户手中突然有了大笔资金,涌向房地产成为自然的选择,房价由此水涨船高,2016年10月和2017年11月,杭州两次被住建部点名为房价上涨过快的热点城市之一。杭州政府一度试图通过控制预售证发放来限制房价,以新开楼盘备案价不得高于板块均价的方式控制预售证发放。

面临限价,许多地产商拒绝入市。2017年12月,夏宏曾去阿里巴巴附近的一个新盘踩点,问售楼小姐为什么还不开盘,对方直白地回答,“老板不想开”。在得知夏宏准备按揭买房后,售楼小姐直接告诉他,“我们需要全款,按揭的话,建议你就不用来看了”。

限购的门越关越紧,不少人想的却是从门缝里挤进去,就职于浙商证券的陈雪晴正是其中一位。

36岁的陈雪晴,家里已有一套房产,一二手房价倒挂的现状,促使她考虑再买一套新房,为了获得购房资格,2017年底,她花20万元买了一个新房的号子(开发商确保能够买到新房)。“花20万元买一个号子,当然心疼,但也许能赚50万元甚至更多,咬咬牙觉得也值。”陈雪晴说道。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