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在大理,发现另一种社区 | 8月新刊预告

『发现大理』别册

8012年了还去大理,图啥?

______

继七月刊“发现”了正在举办“大地艺术祭”的新潟,本月新刊我们带你来到夏日温度25℃的大理。

对于一个地区的“发现”,有时是时间上的溯源,有时是在多元地域间的探寻,而在横断山脉以南的大理,还多了一重海拔高度上的分化成层。

就像自然界的垂直空间中总是分布着不同的生物那样,在大理不同海拔区域的“微气候”下也反映着不同的人群特征。

山与林

跟着菲朵,发现山林草木的内心戏

自由摄影师菲朵,

擅于在山林间发现草木内心戏。

这位曾经的媒体人,

如今已在大理生活了十年。

她带着我们从苍山桃溪谷上山,途径为所有不赶时间的人准备的“莫催茶室”。

又沿着感通索道上山,她建议在寂照庵与师父聊天、好好吃饭,并住一晚,在山林本有的节奏里发现“网红景点”的另一面。

而在大理州“洱海源头”的凤羽,是菲朵过去在《新周刊》的主编、资深媒体人封新城建造“退步堂”的地方。

“为什么要退步?退回乡村,就是我不想挤了,不想失去本来就衰减的感知力。无论什么年代,乡村都能让我们找回人与自然、人与人本来的关系。”他说。

城与田

跟着琦琦,发现一个社区

在大理城中,想找什么人,去问琦琦就对了。每个“大理人”的身后,都有一个看不见的巨大网络,有些联系着外部世界,有些牵连着过去,而琦琦则关联着这片坝子上的形形色色的人。

在大理兜兜转转十几年,

琦琦几乎没有替别人打过工。

而不久前她加入了“四季街市”团队,

从而稳定并忙碌了起来。

她说:“如果不是这份新工作,我大概不会知道,大理多了那么多有趣的人。”

十多年来,人们都说大理变了,但琦琦说,这里的阳光依旧灿烂,月光照样温柔。有趣的人们,也不曾离开。

湖与海

带路人火刚的大理江湖

常居海边的火刚曾在双廊开酒吧,又在可望见洱海的山坡上开了更大的客栈。后来因保护洱海,沿海的客栈关停,火刚便与这个曾经寂静的小渔村一样,陷入了寂然的尴尬。

尽管冷清的渔村并不能回到过去的淳朴,但在火刚的引领下,双廊仍有可去之处。

“退隐江湖”的白族艺术家的宅院和作品,仍然是整个大理无法超越的建筑标杆;在已经成为景点的南诏风情岛上走一圈,会发现仍然值得探寻的遗迹和生态。

而大理的湖海边,也是在感受自然之余,以观鸟来结识同类、实践生物动力农法、探访在地手艺店铺与工作室的去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