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人民币汇率下跌的基本面因素

7月24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下调298点报6.7891,贬值至2017年7月11日以来最低。离岸人民币汇率更加反应市场情绪,当天开盘则继续急跌,15分钟跌超150点,失守6.84关口,一度触及6.8446,也创下离岸人民币自2017年6月26日以来的最低价。截至发稿,报价为6.8330。

市场普遍认为,昨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的定调基本确认了宏观政策的全面放松,央行巨量投放5020亿MLF,货币尽管没有“大水漫灌”,但市场一致认为宽松货币正式确认。

此轮人民币贬值的一个主要特点是,美元上涨幅度并不大,但是人民币的贬值幅度却相对较大。从6月份看,美元指数仅小幅升值0.56%,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贬值幅度达到3.49%。

7月份,这个趋势依然延续,就在7月20日凌晨,特朗普表示他不喜欢美联储加息,并两度口头干预美联储货币政策,美元应声大幅回落,但是当日人民币依然下跌。最近几个交易日,美元持续走弱,但是人民币也还是下跌的。

这表明,此轮人民币贬值跟上一轮升值不同,不是因为一揽子货币的因素,跟美元的涨跌关系不大,而是外汇市场上,人民币的需求要弱于美元,6月份我国外汇市场出现明显的变化,人们对美元的需求更大。

外汇管理局的数据显示,6月代表零售外汇市场的银行结售顺差缩小至131亿元,比5月顺差规模大幅下降1103亿元。其中银行自身结售汇逆差342亿元相较上月扩大,银行代客结售汇顺差则明显收窄至473亿元。

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经常项目顺差是汇率最重要的决定因素,整个上半年的顺差就是大幅度萎缩,这是最近两年没有过的事。

上半年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14.12万亿元。其中,出口7.51万亿元,同比增长4.9%;进口6.61万亿元,同比增长11.5%;贸易顺差9013.2亿元,收窄26.7%。6月份经常项目顺差大幅下降1019亿元至146亿元,考虑到6月贸易差额事实上是环比扩大的,经常项目结售汇项出现如此剧烈的变化,原因无疑是来自于境内主体结售汇意愿的变化。

我国外贸依然保持顺差,主要是资本和金融账户的顺差维持,今年一季度,资本和金融账户顺差4616亿元人民币,其中,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顺差6291亿元人民币,储备资产增加1667亿元人民币。

这个趋势在二季度仍然在持续,根据券商报告,6月,资本与金融项目的顺差进一步改善录得顺差1396亿元,无论是FDI还是证券投资项均出现边际改善。6月央行外汇占款余额增加76亿元,这个增幅在金融项目顺差情况下仍然很少,也表明在6月人民币汇率出现剧烈贬值的情况下,央行也并未直接进行干预。

此次外汇收支一个重大变化是,2014年人民币出现贬值预期时,在外汇收支中,一般是经常项目保持顺差,而资本和金融项目保持逆差,尤其是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逆差,是那轮人民币汇率贬值的主要推动力,而此次则是相反。

在外汇收支平衡表中,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包括直接投资、证券投资、金融衍生工具和其他投资。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集中反映民间部门的跨境资本流动。这个项目的变化,除了反映民众在外汇需求的某些实际情况之外,更加反映了一些预期的变化。

今年前半年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反应了资本项目的流动,表明境外债券市场利率偏低,一些发展中国家资本市场动荡,投资环境恶化,尤其是美国资本市场估值过高,可能是资本流动的一个重要因素。另外,央行去年以来在金融市场开放方面作出的努力也见成效,比如开通债券通,境内债券市场对外开放,人民币国际化进展等等。

不过总的来讲,经常项目的变动对汇率的影响是比较长期的,资本和金融项目受资本市场、货币政策、利差等的影响,相对比较短期,加之中美利差近期持续收窄,特朗普发动贸易战有愈演愈烈之势,未来人民币汇率在基本面方面的压力会很大。

未来中国的货币政策将在保持宽松的同时,不得不考虑人民币汇率的走向。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