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5·31”新政或将影响整个光伏行业的生态

公元81-96年,基督徒因拒绝向罗马皇帝献祭膜拜,而被视为罗马公敌,同时,教会内部亦开始分裂,面对内外部的排挤,虔诚的信徒心中充满恐惧,一面促使教会向神悔改,一面安慰教众致死忠心。终于,约翰在公元96年时写下《圣经》最后一卷内容,名为《启示录》,描述了神对人类的终极审判。

20个世纪后,11位光伏企业家联名上书,希望国家能暂缓对光伏一刀切的政策,也希望从欢喜悲优的急剧转换中喘过这口粗气。

非常凑巧的是,在《启示录》中描述末日审判的七位天使中,大天使、二天使、三天使都带有剧烈燃烧的特效,仿佛这剧烈如太阳般的能量,能够穿越时空,为最后一届光伏的大跃进宣布死亡。

如果我们回头观看这5年,抛开所有主观情绪去审视这其中的每个环节,去观察产业发展、跃进到财政收紧的每一个环节,也许能予以借鉴,来发展光伏行业的下一个5年。

难以预计的产业波动

接触过工业工程的人都应该知道,在logistic学科中一个经典的名词叫做牛鞭效应,即在订单式生产的过程中,如果客户订单在交付端产生一点点的波动,那么反应在产业链上就会造成极大的震动,并且越靠近上游波动越大。

这种牛鞭效应在光伏行业中尤为严重,首先,从市场的角度看,全球光伏产业在短短几年中经历了市场的轮动,终端市场从欧洲、美国,逐渐迁移到中国、印度、日本等国家;同时,政策又好像一把市场的枷锁,牢牢的把光伏市场锁定在投资回报率的洼地,因此,光伏产业有个很有趣的现象,2014年时大家都在关注MIP政策、美国ITX政策,从2015年开始大家就紧盯住国家补贴和路条。

其次,从供应链的角度看,光伏产业链太长太过庞大,同时,作为新兴行业,还要接受许多产业环节迁移带来的产能问题。从主产业链上看,光伏行业要涉及到从金属硅到多晶硅料,从硅料到硅棒/硅锭、从方棒到切片、再从硅片到电池组件,从组件逆变器汇流箱等再到电站的全产业周期,而每一个加工环节又衍生出更多的分支,比如石墨材料、碳碳、坩埚、银浆、化学品、胶膜、铝边框、玻璃、背板、支架等等。一般的标准品订单最快从硅料走到组件至少也需要1个半月时间,然而一般的情况是,由于订单的需求周期是极不规律的,往往呈现非常强烈的淡旺季特征,因此造成了淡季生产厂家爆仓、旺季组件一块难求的怪象,记得前两年A企业和C企业都经历过10月爆仓、2月脱销的现象,而由此导致的全产业链交付一般都需要2-3个月,这还是有些企业提前做了库存的情况。同时,在分支产业链上,往往都呈现了核心供应能力掌握在极少数企业手中,例如银浆已经几乎被H厂家和D厂家所垄断,最多加上S厂家,而他们上游的银粉更是被掌握在日本、美国厂家手中,还有坩埚所需的石英砂,几乎完全掌握在Y厂家手中。因此,供应链上任何一点出了问题都可能会导致全产业紧张,比如前两年的日本银粉厂爆炸,以及2017年的石墨件紧张,都会极大影响全产业在旺季的交付。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