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重明卫

手机搜狐

SOHU.COM

长生生物疫苗造假:“疫苗女王”高俊芳的陨落!

在电影《我不是药神》风靡全国之际,一时间掀起“买不起救命药”的热潮。

而在资本市场也掀起了“造假救命药”的一股热潮。这一幕,让人不禁想到10年前的“三聚氰胺事件”,两者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日前,“假疫苗事件”仍在继续发酵中。7月23日,长春市长春新区公安分局依据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涉嫌犯罪案件移送书》,对长春长生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疫苗涉嫌违法犯罪案件迅速立案调查,将主要涉案人员公司董事长高某芳(女)和4名公司高管带至公安机关依法审查。

这里的高某芳指的就是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生生物”,002680.SZ)董事长,且集董事、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财务总监于一身的高俊芳。

从年薪6万到67亿的身家,高俊芳用了16年,然而,她成为众矢之的只花了7天时间。如今,失去高俊芳的长生生物将会成为怎样的公司?高俊芳未来又将身在何处?就此类问题,《投资者报》记者联系长生生物相关人士,可最终未能收到任何回复。

股票紧急ST

随着“假疫苗事件”在资本市场的持续发酵,长生生物在7月25日发布公告称,将在开市起停牌一天再复牌。

就在第二天,长生生物一开市,就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公司股票简称由“长生生物”变更为“ST长生”,开盘即封死跌停并维持至收盘,全天成交121万元,有近80万手资金封单。

7月16日,长生生物一字跌停,并由此展开了一场跌停之旅,截至7月26日,该股已连续出现8个一字跌停,8天内总市值蒸发130亿元,这一路不知伤害了多少投资者。

据了解,高俊芳持有长生生物1.76亿股股份、高俊芳配偶张友奎持有657.9万股、高俊芳儿子张洺豪持股1.74亿股,8个交易日过后,高俊芳一家三口身家缩水47.7亿元。

此外,除了高俊芳等5名高管被带走以外,还有10名涉案人员因涉嫌刑事犯罪,被长春新区公安分局依法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目前案件相关工作正在审理中。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