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来御河听故事之——烧火棍大战杨家枪

杨延昭下朝归来,回到天波府,见有人在院内操练枪法,一杆杨家枪耍得龙蛇飞舞、虎虎生威,走近一看,是十三岁的儿子杨文广。杨延昭欣然取枪在手,跟儿子叫起阵来:“我儿,看枪!”

杨文广转身接招,与父亲对打起来。还真是老子英雄儿好汉,父子俩你来我往,斗得好不热闹。杨延昭见杨文广枪法娴熟,武艺长进不少,欣喜之下,干脆放假一日,准杨文广去孝严寺玩个痛快。

孝严寺是杨业的家庙,杨业殉国后,六郎杨延昭奏请朝廷,将家庙改寺,获宋太宗赞许,亲赐寺名“孝严”,以褒奖杨家的报国忠烈。

杨文广刚一进寺,就得知一个惊人消息,头天夜里,寺内进了贼,有东西失窃了!是谁如此大胆,来家庙偷窃?杨文广心中冒火,急问丢了什么东西?老和尚说,寺内供奉的一根马鞭不见了。

杨文广松了口气,一根马鞭,值不得大惊小怪。忽见老和尚面色凝重,欲言又止,细一盘问,才知这根失窃的马鞭大有来头!老和尚说:“这根马鞭,是抗辽战将仝先锋的遗物!”

仝先锋是谁?是杨延昭的救命恩人!

杨延昭统兵抗辽,景州大战中,他挺着杨家枪冲杀敌阵,不料突遭敌军暗算,眼看就要落入敌人圈套,大将仝先锋急了,万一统帅有了闪失,抗辽大军群龙无首,后果不堪设想!仝先锋顾不得危险,操着狼牙棒杀入重围。

杨延昭脱了险,仝先锋却被辽军俘获,因他拒不接受劝降,被辽军碎尸后丢弃荒野。待杨延昭率兵回转救援,仝先锋的尸首已被野兽猛禽抢食一空,寻遍了战场,只找到柄上刻有“仝”字的一根马鞭。

大军班师回朝,杨延昭感念仝先锋救命之恩,奏请朝廷,表彰抚慰,然而四处寻不见仝先锋的家小,无奈,杨延昭将马鞭供奉于家庙,请过往香客相互传诵,以尽快找到仝先锋的家眷后人。

“如今马鞭失窃,老衲失职啊!”老和尚痛心疾首,因担心天波府降罪,只好先求助于热心好义的杨文广。

杨文广得知原委,早已没了玩心,马鞭虽小,关乎父亲的一桩心病,如不找到马鞭,父亲降罪下来,老和尚着实承担不起!怎么办?思来想去,只有抓住窃贼,方能找到马鞭。杨文广决计凭着一身武艺,将偷窃马鞭的盗贼抓获归案!

杨文广随和尚查看现场,发现寺院墙头有攀爬痕迹,追踪来到寺外,荒野中隐显出一串脚印,细看脚印的尺寸,窃贼应该是脚穿草鞋,个头、年纪都不大。继续追踪下去,脚印来到天波府外,忽然不见了。

俗话说家贼难防,难道窃贼是天波府的人?杨文广很是疑惑,可他想遍了天波府上下的老小、家丁,也未能理出头绪。

杨文广回到寺内蹲守暗访,第二天后晌,见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随前来借宿的香客潜入寺内。看其脚上所穿草鞋,大小、形状与脚印基本吻合,杨文广为之一振,此人很可能就是窃贼!

那少年打算接近香案时,杨文广厉声喝道:“小贼,哪里逃!”边喊边扑了上去。杨文广年纪虽小,身形壮实,武功初具,抓一个又矮又瘦的小贼,本应手到擒来,意外的是,那精瘦少年抽身一躲,让杨文广一招扑了个空。

杨文广一愣,观其脚步腾挪,颇有几分章法,暗想,这小贼可能练过几天拳脚?那好吧,正好我施展杨家功夫,跟你这小贼比划比划!

少年并不惧怕,轻盈跳出山门,来到寺外御河边上,打开场子,与杨文广捉对厮杀。第一回合,二人赤手空拳,白手格斗,杨文广以杨家拳出手,本想几招搞定,哪知,那少年拳来掌去,沉稳接招,左遮右挡,竟都轻松化解。杨文广后悔盲目轻敌,出手难敌一个无名之辈,杨家的威名何在?接下来,再斗三个回合,依然难分胜负。

杨文广焦躁起来,命人取来长枪,要与少年对枪。换了看家本领“杨家枪”,杨文广果然威风八面,几招下来,少年只有招架之力。

少年接抢在手,显得有些使不惯,慌乱中应对失据,眼看就要失手被擒,干脆弃了长枪,落荒而走。杨文广紧追不舍。

此时,路边走过一个打柴归来的汉子,少年瞅准汉子背上那捆柴,抢步上前,抽出一根柴禾棍来,拿在手中试了试,喝一声“看棍!”转身朝杨文广当头劈去!

杨文广见是一根棍子,冷笑一声,挑枪猛刺,直接锁喉。这是杨家枪最狠的一招!少年待枪刺到离喉三寸,脑袋稍稍一偏,挥棍挡去,只听“啪”地一声,杨文广刺了个空,身体失去重心,差点栽倒在地!此时,少年若乘虚而入,杨文广必要挨上一计闷棍,把今日的比试输个精光。

然而,少年却收起棍来,放过了杨文广。

遭此羞辱,杨文广面红耳赤,愤愤不平,天波府的看家本领,降服不了一个叫花子少年,反遭其戏弄,实在太没面子!心里却又暗暗称奇,这小贼是何方人氏,到底有啥来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