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长生第二、三大股东欲卖房还钱 兴业证券松了口气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任明杰

ST长生已站在被强制退市的边缘,公司的2.48万户股东——包括大股东、机构投资者、中小股东,正处在度日如年的煎熬中。

兴业证券:ST长生股东已提出提前还款计划

7月30日,兴业证券在互动平台上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

公司已要求融资人张洺豪、虞臣潘根据业务协议约定提前购回在我司的全部负债。目前两位融资人均已提供了除长生生物外的非证券类资产清单,包括非上市股权投资及房产等可变现资产,并提出了提前还款计划。

为了保障融出资金安全,公司已制定了风险处置预案,根据股票质押回购业务协议约定,必要时可采取场内违约处置、财产保全和司法诉讼等手段,对融资人名下资产进行司法冻结和债务追偿,进一步降低可能存在的风险敞口。

资料显示,张洺豪、虞臣潘为ST长生的第二大和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17.88%和8.24%。

7月24日晚间,兴业证券披露了张洺豪、虞臣潘在公司的股权质押情况。其中,张洺豪实际质押股份数1.67亿股,待回购金额6.3亿元;虞臣潘实际质押股份数0.11亿股,待回购金额0.45亿元。

目前兴业证券“持股”比例已超过董事长高俊芳,被迫成为“准第一大股东”。

而目前,ST长生已经连续10个“一”字跌停,封单仍达79万手之多,股权质押风险陡升。

Wind数据显示,张洺豪、虞臣潘的股权主要质押在了兴业证券:

由于深交所已对长生生物大股东、董监高所持有的股份进行限售处理,所以张洺豪、虞臣潘不得不变卖“非上市股权投资及房产”来偿还向兴业证券的股权质押融资。

至于第一大股东、董事长高俊芳,更将面临牢狱之灾。7月29日,长春新区公安局以涉嫌生产、销售劣药罪,对高俊芳等18名犯罪嫌疑人向检察机关提请批准逮捕。

不少机构在上半年斩仓 亦有机构火中取栗

大股东是注定将与ST长生共存亡,不少机构股东则是不幸踩雷。

从ST长生2018年一季报和过往定期报告公布的前十大流通股东来看,ST长生一直是机构股东的重仓股。

不过,在问题疫苗事件爆发之前,机构股东已在今年上半年纷纷斩仓。

以基金为例,Wind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基金的持仓数量从252.79万股缩减至43.05万股。

自7月16日疫苗事件爆发以来,机构席位纷纷抛售,一共卖出了2517.57万元的ST长生。

但也有不少机构火中取栗。龙虎榜显示,7月17日、7月24日和7月30日,有机构席位分别买入了257.97万元、110.8万元和38.9万元的ST长生。

小散出逃希望渺茫

Wind统计显示,截至问题疫苗事件爆发前的7月10日,ST长生的总户数达2.48万户。

问题疫苗事件爆发后,小散们一片哀嚎。

ST长生曾于7月23日开盘起停牌,在午间披露了遭证监会立案调查后,当日下午开市起复牌。

停牌之前,有小散抱着侥幸心理跳了进去,结果孰料“地板下面是地狱,地狱还有十八层”。

最不幸的是,随着连续“一”字跌停,ST长生的成交量日渐萎缩,7月30日只成交了54万元,中小股东出逃的希望越来越渺茫。

作者:中国证券报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