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河洛美文赏析||我脚下的路

一个人从蹒跚学步起,走大路小路,坐童车汽车高铁,一走就走了几十年。无论是人生之路还是生活之路,无论是个人还是一代人,走得虽曲折坎坷,也算是芝麻开花节节高。走出去,呈现的就是一片新天地了。

五十多年前的黑夜,父亲骑着大二八自行车,我坐在前面的横梁上,从他驻队的地方往县城的家奔。那时走惯了路,用脚丈量十几里二十几里不在话下。大二八自行车是父亲的专车,我第一次沾了他的光,这十几里路没有徒步。没有月亮,路边黑乎乎的村庄一个个闪过,我的后背能够感觉到父亲的体温。父亲边蹬着自行车,边给我说路过村庄的名称和历史。他说,这村儿叫“黑(嚇)田寨”,很久很久以前,一个姓田的壮士自杀埋在了这里,跟随他的人也在他的墓前自杀殉葬……从几千里的东海走到这儿呢!父亲感叹地说。

三十多年前,我随部队千里跃进,四天三夜的铁路输送,然后又是三天的摩托化行军,才到达了目的地。正是酷暑,闷罐子车的滋味可不好受。虽说下车在兵站吃饭都着装整齐,但一上车都扒光了衣服,满车厢都是光脊梁的汉子。有女兵的闷罐子车厢,就没有这样的福利了,男兵女兵都得矜持着。

十年前,我和战友巴易从郑州出发重新走了一遍这条路,不到30个小时的空调列车再加上不到3个小时的高速路,就到达了当年的集结地。现在如果再去,飞机两个多小时就到了。

现如今,从洛阳伸出去的各类高等级的公路,蜘蛛网般将各个县区拉入怀中,最远的栾川、洛宁由过去的四五个小时路程缩短到一两个小时。而我行走在洛阳的大野阡陌,感受到的不仅仅是走路的形式、速度,所见所闻也使心中开出了精致的花朵。一条路能够导致一座城市一个地域的兴衰,还能引领财富和时尚哩,使人们脱贫、致富。宜阳香鹿山的砖古窑村是个相对封闭偏僻的地方,以前路窄坎坷,开着拖拉机到市区得走两三个小时。现在18公里长的路修好了,路基宽6.5米,葡萄串一样拉扯起了沿途村庄。村民们说得形象:去市区串亲戚,只用了40分钟。

两三个小时PK四十分钟,不仅仅是个数字问题,更是精准扶贫结出的花朵。无独有偶,前一段时间笔者到偃师柏峪沟,看到进山的道路宽敞,画线标准。当地村民说,原来这是一条土路,窄且颠簸,进山不易,柏峪沟的山间风景尤其是秋季满山的灿烂,只能是空有一番颜色。现在好了,有了这一段上等级的进山路,每到山色烂漫的季节,进山观赏山间秋色的车辆绵延数公里,柏峪沟的村民办起了餐饮住宿,采集的山珍山货也有了销路。一条路致富了一方人呢。

回望过去,恍若隔世。走路,走好路,也许是个生活的选择,也许是个深邃的哲学命题,但是时代的发展,为咱们奔向幸福光明的未来,铺出了一条金光闪闪的大道。脚下的路,就走出了一种美好的滋味来。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