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汽车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新闻人物|沃尔沃的袁小林?

不久前,沃尔沃高层主动和媒体展开深层互动,阐述了他们对市场的看法,展示了他们的发展战略,以及在体系构架上的想法和做法。其中,最让人感兴趣的并不是沃尔沃如何突破“40万辆魔咒”,而是被吉利兼并的沃尔沃依然是保留着文化之根,当然这个文化之根在重商主义的世界里,还能吸到多少养分?

我对沃尔沃的认识始于一本管理方面的书籍,书中介绍了汽车企业的三种管理模式,一种是美国式的——大批量生产;一种是日本式的——精益生产;一种是瑞典式的——小组式的生产。作者认为,美国的大批量生产方式效率高,浪费也大,尤其是大型机械化生产线缺乏人性。对于精益生产,作者比较推崇,他认为,日本人发明的U形生产线,将劳动效率提高到极致,这看上去并不人性。但在丰田的工厂里有小组,这里可以提出各种合理化建议,在推动质量PDCA循环的过程中,员工与员工之间、员工与老板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融洽。对于瑞典沃尔沃的模式,作者介绍说,每辆沃尔沃汽车都是由一个小组从头至尾完成的,这种小组因为过于人情味了,因此效率低下,质量也不如丰田。作者的结论是,未来沃尔沃这类欧洲公司,将因为太过陈旧的管理模式而被市场淘汰。我读到这本书的时候,沃尔沃还没有被福特肢解,还是一个强大的集团公司。今天,沃尔沃全球高级副总裁和亚太区总裁兼CEO袁小林或许没有听过这个故事,但他显然置身于这种矛盾中。

这个效率与人情味的故事显得那么冷酷,更有人情味的北欧公司居然输给了更加注重效率的跨国公司,最终落入了吉利的怀抱。今天,沃尔沃在中国、在全球都获得了快速发展,不仅建立起了全自动化的机器人柔性生产线,而且正在导入工业4.0技术。在冷冰冰的机器人生产线旁边,瑞典人最离不开的人情味还有吗?袁小林声称,下个10年,沃尔沃要成为汽车行业的引领者,要成为出行解决方案的提供商,凭什么?

交流中,袁小林讲了一个中国工人的故事。按照宝塔形的组织结构,这位工人做好自己最本职的工作就是了,他可以安稳地拿到自己的工资。然而,每当工程师们在一线开讨论会的时候,他总要参与其中。这让人听起来匪夷所思,而有意思的是,他不仅被允许参加这个本不是他这个层级员工参加的会议,而且他对具体执行的工艺提出了一些问题,并提供了自己的改进建议。在中国这种阶层日益明显的环境下,被一个最基层的工人指指点点,工程师会很没面子的,但是工程师们不仅没有把他逐出会场,而且接纳了他的意见和建议,让生产变得更加顺畅,汽车的品质变得更好。袁小林说,这就是沃尔沃的文化,在其他企业这是不可想象的。对此,袁小林显得无比自豪。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