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汽车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汽车制造工业要重回美国?特朗普这次可能要被堵住了

特朗普的汽车关税政策博弈仍在继续。

据媒体报道,加拿大、欧盟、日本、墨西哥、韩国等几个全球主要汽车生产国将在排除美国的情况下,于7月31日在日内瓦举行会谈,商讨如何共同应对来自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关税威胁。而会谈的主题就是,如果美国坚持对外国汽车征收高额进口关税,这些国家将怎样共同应对、怎样去推动世界贸易组织(WTO)的相关改革。

根据早前透露的消息,特朗普计划今年晚些时候对接近2000亿美元美国进口汽车征收25%的关税。而去年美国进口汽车总值是创纪录的1920亿美元,特朗普却可能对高达2000亿美元进口汽车征关税,这意味着特朗普将对所有进口汽车征税。

美国征进口汽车关税最受影响的是欧盟。按金额计算,仅仅是德国,就贡献了全球超过20%的汽车出口量,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出口国。排在其后的日本贡献了约13%的出口量,美国占比7.2%,居第三位。

自特朗普当选以来,其所推行的贸易保护主义引发了一系列国际争端,从气候变化到中东政策,诸多国际社会曾达成一致的问题都被特朗普的贸易政策扰乱,而这所有的争端,已经颠覆了发达国家之间以往的关系。

而在汽车行业,特朗普坚持奉行“制造业重回美国”政策,并持续给美国本土车企施压。今年年初,福特汽车公司宣布,将取消在墨西哥投资16亿美元建厂的计划,并将投资7亿美元扩大在美国密歇根州的工厂。这就当时就被解读为特朗普强权政治手段所致。

但在成熟的市场经济条件下,资本往低成本、高收益的地方走,这是基本规律,也是导致多年来美国无法重振传统制造业的主要问题。无论谁入主白宫,都改变不了。

而且,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无论从生产体系看,还是从链条完整程度看,亚洲制造业在全球都居于领先地位。这与中国制造业的全面发展密切相关,也与亚洲一些国家和民族的文化传统相关。

可以说,曾在竞选期间的特朗普打出“重振美国制造业”这张王牌,获得了高度的支持,但从目前来看,“重振美国制造业”的呼声,或许只能是“呼声”,而无法将其真正的“落实”!

事实上,特朗普的汽车关税政策一度让中美贸易关系十分紧张。但在5月22日,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印发公告,称自2018年7月1日起,降低汽车整车及零部件进口关税。将汽车整车税率为25%的135个税号和税率为20%的4个税号的税率降至15%,将汽车零部件税率分别为8%、10%、15%、20%、25%的共79个税号的税率降至6%。

从表明上看,中美贸易摩擦“止战”,随即中国宣布了进口汽车关税调整的公告,但从市场经济规律的角度看,中国对于进口关税进行调整,是出于全面深化开放的应有之义,更是从自身战略意义上考量的一步大棋,并非是为了缓和中美贸易摩擦升温的权宜之计。

截至目前,中国汽车产业已达到了世界总量的31%的市场份额,因此,中国汽车已然具备实力面对更为开放的全球汽车市场。也有分析指出,此时调整进口关税可谓“正当时”。中国经济发展已进入新常态,传统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刻不容缓。汽车工业既为中国综合能力的体现,更应率先适应中国经济发展需求,尽早通过与外部新兴产业合作,全面开展汽车全产业链的升级,以求避免在未来更为自由的全球贸易中落伍、淘汰。

着眼未来,中国除了需要通过金融、税收等手段,留住一些骨干企业,也要在巩固和完善亚洲的生产链方面多下些功夫。目前,中国一些汽车企业已经开始将生产线转往亚洲其他国家。比如,吉利已经在埃及、斯里兰卡等国家设立了6个KD(半散装)工厂。同时在全球设立了四大研发中心和四大造型中心;长安生产基地主要集中在东南亚、南美洲、南非等地,多为新兴市场国家。按照计划,长安汽车将在2020年出口20万-30万辆,到2025年实现出口50万辆以上。

近年来,国内自主品牌“走出去”的步伐从未停止,随着不断扩大的汽车出口量,以及国家品牌向上计划上升到国家战略后,一些车企开始向海外建厂和本地生产的方式转化。加上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中国汽车品牌“走出去”已经从当初单一的产品贸易,逐渐向技术、人才与资本共同输出的海外产业战略布局转变。

中国汽车品牌近两年的进步有目共睹,凭借在SUV细分领域和新能源市场的出色发挥,中国汽车工业已经在世界中占据重要地位。但从企业的发展来看,积极参与到全球竞争中是提升企业实力不可避免的步骤,在这个开放的世界中,任何固步自封的姿态带来的有可能是行业的停滞,甚至是毁灭。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