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起诉拟上市公司专利侵权构成“敲诈勒索罪”吗

作者|胡红芳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

(本文系知产力获得独家首发的稿件,转载须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4953字,阅读约需10分钟)

2018年7月21日,澎湃新闻记者报道“上海破获敲诈拟上市公司案:囤数百“专利”再借诉讼之名勒索”[1];当晚,上海新闻综合频道也以“上市前夕的诉讼”介绍了本案,迅速引起各界人士的强烈反响,甚至断言“这个案件的影响将非同一般”[2]。

现对新闻报道的内容梳理如下:

情节一:2017年3月至7月,李亮、孙强二人在A公司处于筹划股票首次发行期间,利用李、孙二人控制的甲公司,以A公司侵犯甲公司专利权为由,多次发起诉讼、向证监会举报A公司涉嫌侵权已被起诉的事实。A公司因担心应诉影响上市进程,遂被逼与甲公司签定“专利实施许可”协议,以人民币80万元取得了甲公司所持有或控制的所有专利权和专利申请权的授权许可使用。

情节二:事后,李亮认为80万的许可费过低,又虚构了其此前已将甲公司名下另一专利独家许可给乙公司(法人系高晨,但实际控制人仍是李亮)使用的事实,伙同孙强、高晨隐瞒上述真相,再次以乙公司名义对A公司提起专利侵权诉讼,并指使犯罪嫌疑人高晨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实名举报,披露乙公司已经向A公司提起专利侵权诉讼一事,A公司又被迫与乙公司达成和解并支付80万元。

A公司顺利上市后向警方报案,后李亮等人以涉嫌敲诈勒索罪被上海警方立案侦查。

情节三:据警方调查,李亮等人手中储备了六七百项专利,并多次起诉多家企业专利侵权。

2015年至2016年,李亮同时以十多项专利侵权的名义对B公司发起诉讼,B公司考虑应诉成本过高,被迫与李亮签订和解协议,支付和解费用5万元人民币。

2015年至2017年,李亮在C公司融资阶段以多项专利侵权的名义发起20多起诉讼,并向多家网络购物平台进行投诉,致使该司产品下架。C公司担心影响融资,被迫与李亮签订和解协议,支付和解费用22.5万元人民币。

2017年10月,李亮在D公司深圳主板上市前以三项专利侵权(其中一项专利在起诉时已被复审委宣告无效)的名义在厦门市中院起诉该公司,D公司担心影响上市,与其签订和解协议,被迫支付28.8万元。

李亮等人的行为是否构成敲诈勒索罪,本文尝试作出分析。

专利权的起源和行使

报道中,相关人士认为,“诉讼、和解、转让是(犯罪嫌疑人的)手段”、“被害单位根本不需要这样的专利许可”。鉴于上述误解很常见,影响对本案的正确判断,笔者认为判断罪与非罪,厘清这个案件,有必要从专利权的起源和行使进行简要阐述。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