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生活大爆炸11

手机搜狐

SOHU.COM

这些年,我们放过的三次水!

今天转发一篇严肃的文章。

《这些年,我们放过的三次水!》

作者:姜超等

上周,国务院常务会议称积极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重点聚焦减税降费和稳定基建投资,随后李总理在西藏表示,扩大有效投资加快中西部基础设施建设。而财政部表态更积极的财政政策意味着增加一些政策加法、以及加快政策落地。随后路透社报道央行已放松MPA考核参数,支持银行放贷。

与此同时,无论国常会还是财政部都表态不搞大水漫灌,只有央行上周悄悄投放了5020亿MLF,创下单次规模的历史新高。事实上,早在15年1月,李总理参加达沃斯论坛时的表态也是“积极财政和稳健货币,不会搞大水漫灌,注重预调微调”,结果在15年2月央行就全面下调了存款准备金率。虽然我们上周对政策的解读是“有放水但没漫灌”,但放水是确定的,而水的流向是不确定的,因此,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历史,来看一下大水漫灌的影响是什么。

放水三年一次。

回顾过去10年的中国经济政策,可以发现一个非常简单的规律,就是每隔三年左右来一次放水。

第一轮放水始于08-09年,当时我们运气不好,恰好碰到了美国次贷危机,引发了全球经济危机,经济不好当然要放水了,所以从08年9月开始降息降准,那一轮我们降息5次降准3次,把存款利率下调了1.64%,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下调了1.5%。

第二次放水始于11-12年,好不容易美国经济好了,欧洲经济又因为债务问题出事了,我们又跟着倒霉,经济不好嘛,再放水也可以理解。那一轮我们降息2次降准3次,把存款基准利率下调了0.5%,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下调了1.5%。

第三次放水始于14-15年,这一回欧美经济都好了,但是我们自己不好了,遭遇了三期叠加,包括经济增速换挡、结构调整阵痛、还有消化前期刺激政策,这么多压力导致经济下滑,领导出来说“不搞大水漫灌”,就是搞搞“喷灌滴灌”,结果又是6次降息5次降准,把存款基准利率下调了1.5%,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下调了3%。

而今年是18年,年初以来央行已经三次定向降准,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下调了1.5%,只是暂时还没有降息,但货币政策转向实际宽松是确定无疑。

经济反弹越来越弱。

然而,虽然每一次的放水都以稳增长或者保增长为核心理由,但是经济反弹的效果却是越来越弱,从长期来看甚至是无效的。

首先,从季度经济增速来看,第一轮放水期间,中国经济增速从6.4%最高反弹至12.2%,反弹幅度接近一倍;而第二轮放水期间,中国经济增速从7.5%最高反弹至8.1%,反弹幅度大约是10%;而在第三轮放水期间,中国经济增速从6.7%最高反弹至6.9%,反弹幅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