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垃圾管理新政背后 北京个体回收业者艰难谋生

在北京干了12年废品中转的个体户李强(化名)还在等待他的营业执照。他去年就开始申请,但和很多同行一样,这张执照一直办不下来。

中国的废品回收行业在等候一场变革。今年七月初,中央政府发布了一份重要文件,称将在2020年前在全国城市中建立正规、市场化的生活垃圾分类处理回收体系。这意味着政府默许垃圾管理领域非正规(informal)从业者大量存在的状况将一去不复返。而这支由外地人构成的非正规军,每年为北京回收了一百多万吨各类有用废品。

事实上,随着北京的日渐“士绅化”(gentrification),已经有很多拾荒者找不到负担得起的住所因而离开北京,离开回收业,但也有一些像李强这样的中间商,仍然期待能够在新的垃圾管理格局中占有一席之地。

而一些公民社会人士和学者也认为,非正规回收业者的存在、贡献和挣扎,需要被看见。

废品专家

2006年,18岁的李强高中毕业就跟着老乡来到北京,在远离市中心的一个废品中转市场以每月2000元租下了一个铺面,回收塑料袋,薄膜,饮料瓶等塑料制品,这也是他的居住场所。

收废品的收入比在老家种田高。李强来自河南固始,北京废品回收行业近90%的劳动力都来自这个贫困县。

这群固始人在北京组成一条没有注册,不被法律承认,但却完整高效的固体废物再生链条,熟练地从北京每天产生的超过2万吨生活垃圾中回收能够再利用的那一部分。

李强在回收市场的商铺则属于整个链条上的中间环节。前端是拾荒者、骑着三轮车走街串巷的收废品人等,这些人和居民、商店行成紧密的联系网络,市民们会自发地将家里的可回收物品分类好送到摊位或者请回收者上门,由此可以得到一些报酬。

经过粗略分类的垃圾运到回收市场后再由李强这样的中间商进行细分类和打包装运,最终卖给外地的再生利用厂商。最多的时候,李强所在的这个市场一共有三百多家这样的商铺在进行不同种类废品的买卖转手。

“收废品不是大家想象中把别人扔掉的东西捡回来再卖出去那么简单,我也是进入这个行业之后才知道这也是需要很专业的知识的。”由于不清楚塑料产品细化的分类,李强第一年亏损了大约1.2万元人民币。为了生存,他渐渐成了一个垃圾达人,如今甚至可以教商场和超市的工作人员如何给店铺的废品做分类。

“很多从事垃圾分类工作的熟练工,只需要通过敲击的声音就能分辨出塑料的种类,而仅仅硬塑料的种类就可以细分至二十多种。”陈立雯是环保非政府组织“自然大学”的一员,专注于垃圾问题。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