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新经济时代:赢者通吃V.S.赢者分享?

很多人愿意用“既爱又恨”这个词来形容对以BATJ为代表的新经济企业的复杂感情。一方面一些段子手把“剁手党”、“败家娘们”以及“被王者荣耀毁掉的一代”这些形象的说法与新经济企业联系在一起;另一方面我们每个人都能真切地感受到,工作效率和生活品质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便捷高贵。

BATJ对不同产业领域撒网式投资布局,同样是引起人们对新经济企业“既爱又恨”复杂情感另外一个理由。马云中午点外卖,一不小心把“饿了么”购入旗下,阿里55亿战略投资居然之家,最近则是阿里及其关联方150亿入股分众传媒;腾讯则入股“男人的衣柜”海澜之家;BATJ等同时参与被称为“国企混改样本”的中国联通混改,进军通讯等基础设施行业。未来似乎我们生活中的衣食住行玩都离不开BATJ,无处不在的有限几家新经济企业巨头一时间给人一种“赢者通吃”的印象。

正是带着“赢者通吃”这样的抽象印象和现实担心,今年7月初我开始了阿里的新零售之旅。随着观察和思考的深入,一些新的印象和判断逐渐在我的脑海中形成。

首先,在阿里“线上线下结合典范”和“高度智能化新零售旗舰”的银泰商厦不远的街区,依然有延续了上千年,从人类有商业史以来就开始存在的街边零售餐饮小店。如果概括新零售带来的传统零售模式的革命,也许我们可以把它们总结为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是利用线上线下结合进行中介组织的重构,最大程度地消除中间环节,极大地便利客户的需求满足。这使得未来消费者只需要做两件事——消费和付钱。在考察“盒马鲜生”时,我甚至一度对家庭冰箱制造、贸易中转批发商、大排档等没有特色的餐饮等未来产业前景心存忧虑。

其二,利用数据银行向目标客户精准营销。如果说阿里新零售目前阶段是成功的,我们看到其成功背后的原因既是复杂的(例如,阿里股权结构设计上的合伙人制度,雇员终身编号和花名体现平等价值观的企业文化等),但同样是简单的。那就是阿里围绕零售等有限的领域把200多年前亚当?斯密基于别针工厂提出的专业化分工思想做到了极致。但需要提醒读者注意的是,新零售并没有完全代替传统零售,很大程度源于消费者基于收入水平、消费习惯、饮食文化形成的多样化需求偏好。

尽管阿里开创的新零售模式在某些特定情形下可以引导消费的潮流,但显然无法在短期内覆盖不同年龄、不同文化、不同地域、不同消费习惯和不同饮食偏好的全部消费者。例如,借助大数据对消费行为分析开展精准营销,银泰目前阶段的主要目标客户也集中在22-26岁之间的年轻女性。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