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接盘方暗藏高杠杆 且看龙星化工资本 “局中局”

(原标题:深度挖掘|接盘方暗藏高杠杆,且看龙星化工资本“局中局”)

监管层的“灵牙利齿”,正一步步刺破A股市场近年来泛起的伪市值管理泡沫。泡沫破灭后演化出了诸多资本运作败局。纵观这些败局,往往与幕后运作方冒险游走于灰色乃至违规区域密不可分。

今日,我们来细说龙星化工的资本运作败局,用最简单语句概括,就是龙星化工实控人刘江山“定向减持埋隐患,重组‘租壳’一场空。”

最近四年,龙星化工实际控制人刘江山连番减持套现,持股比例已大幅降低,期间上市公司又数次筹划资产重组、定向增发乃至“租壳”给上海图赛,但上述运作无一成功。失败之余,股价走势越来越显现出庄股化趋势。

上证报记者调查发现,刘江山早前大额减持的股份,绝大部分最终都流入三个自然人手中,而三人都利用监管政策“空子”在极力规避着什么。

其中,自然人方晓晴、林史艺都刻意将持股比例控制在5%的举牌红线下,但两人投资的极大协同性,暴露出其“蒙面举牌”的嫌疑;而通过双层信托产品曲线控制龙星化工15.13%股权的王斌,更是不惜使用两层信托嵌套的方式,高杠杆购买龙星化工股份,并以此规避有关信托产品“持有单家公司股票不得超过信托产品资产净值的20%”的规定。

上述三人究竟在押注什么?尤其是在监管部门出台了一系列规定从严规范资管、信托产品运作的大环境下,在龙星化工股票交投清淡、振幅极小的庄股化趋势下,王斌通过两层信托嵌套规避监管的信托产品,会不会成为埋藏在龙星化工的一颗暗雷?

解禁后热衷资本运作 屡败屡启动

今年7月上旬,担任龙星化工独立董事职务尚未满一年的胡定核提出辞职,原因未知。但对于龙星化工而言,高管离职已司空见惯。

据记者统计,仅2015年以来公司管理层中已有近二十人次陆续离职,如今来看,刘江山及其掌控的龙星化工频频筹划的资本运作(均未果)或股权交易,乃是造成上市公司管理层不稳定的内在根源。

以炭黑业务起家的刘江山2010年将龙星化工推向资本市场,而在稳健经营几年后,大股东迎来解禁期,刘江山及其掌控的龙星化工开始“迷上”资本运作。

2014年11月,龙星化工曾停牌筹划资产重组拟购海外教育资产,公司当时给出的理由是“炭黑行业及公司的盈利水平持续下降”,为提升公司综合竞争能力而筹划本次收购。然而该笔交易最终告吹。

而在该次重组终止不满一个月后,龙星化工随即又快速停牌筹划定增募资事宜,但该事项最终亦未能成行。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