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汽车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李斌:我想换块玻璃让你们重新看蔚来

蔚来走到今日,已经不是任何人简单的几句神总结就能讲透了的。

而这一切是否与李斌秦力洪当初出发时的初心或者说预想一致,恐怕他们自己也很难回答。这里面应该有很多次被现实所逼,就像许许多多创业者都曾有过的的心境一样,走着走着就跟出发时宣称的计划音画不同步,被质疑很难受。

就如同今天,不管是在北京长安街1号,还是杭州西湖边,浦东上海中心的NIO HOUSE陆续开业,你会不自觉发出疑问,李斌秦力洪们搞蔚来当初真的就是为了造车?

不好说。

剥开理想和情怀的外衣,但是里面赚钱这条是一定的。

野心勃勃的资本和完善的包括供应商在内的成熟配套体系成为了新能源车创业的必要条件,其中就包括代工厂这个可以实现产品快速孕育上市的宙斯一击。甩掉包袱做自己关注的部分,并且,大家本就有共识关于中国汽车业产能严重过剩需要有外部寻求代工消化。没曾想,却被不知谁带地风,都一个个去圈地盖厂破了功。想来,蔚来原本想做轻,想和互联网公司那样,根本用不着去做那么多直觉上就很重的事情,理智地选择让车由江淮代工有什么不对吗?

当然,蔚来一直没那么说。

现实逼得他们必须反驳外界对他们在这件事情上的评价——“合肥工厂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代工模式。如果给蔚来合肥工厂下一个简单定义,那就是在江淮的支持下,蔚来联合制定打造的全新工厂!”这座占地1000亩,建筑面积达27万平米的工厂,真的是一座全新的工厂。可以说是为蔚来定制,也可说江淮为自己做预留,挺好的一件大家对彼此都好的事情。毕竟能愿意配合蔚来这样去做的好伙伴没那么多,将自己现有的工厂升级改造装装样子,应该是对外宣称背后最佳的性价比。

还不就是怕外界说工厂的能力达不到蔚来的逼格吗。事已至此,话音未落,蔚来又不得不赶紧在上海嘉定规划做自建工厂。

如此辗转反复,担忧外界质疑地调整,在汽车华尔街看来,事实上大家都被吓到了,都被精神十字架绑架了。你有问题,你要解释。越解释,越被看做掩饰,越不得不凡事必较,凡事解释得一直跟着舆论跑。就像当下蔚来在交车这件事上地无奈,展现出来地淋漓尽致。

你敢不说嘛?你不说,试试!

可话说回来,蔚来不是一家上市公司。就算是了,也从没任何监管规定凡事公开透明到如此地步,交不交车,何时交车这是蔚来和用户之间的事情,提前或者延后并不能跟蔚来生死划等号。这不是竞争对手威马,爱驰亿维们私底下怂恿舆论逼的,事实上连同他们在内也是跟蔚来一样,时不时莫名其妙到被外界放大镜和探照灯搞晕了,自己到底是不是被银监会还是证监会给监管了, 一有问题就赶紧忙不迭老板出来灭火。别人还不能代劳,说也没用,就只能够用创业者用自己多年公众信誉出来担保,句句属实。还前后不能话有歧义或者不同,那意味着你有问题。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