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丽江故事: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听说,每一个来丽江的人都带着故事。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陶陶正坐在边上百无聊赖的拨弄着她的吉他。我跟她是邻居,我们认识不到三天。她喜欢音乐,在古城一家小酒吧当驻唱歌手,四年的时间,从来都只唱歌,不喝酒,也不陪聊。

她大约是看出了我的心思,知道我想听故事,随后她收起了吉他,问我“喝酒么?Rlo,度数低,喝不醉。”

我说你不是不喝酒么?

她便只笑不语,拿了两瓶酒,一瓶递给了我,一瓶放在了桌上。

那天晚上,她给我讲了两个故事。

01

18年的春季,一群人在丽江相遇,他们之中有一对夫妻,一个英国人,两个昆明人,还有一个是来自帝都的女子。

陶陶说,她最后一次见到华姐时,她嘴里叼着烟,手里端着酒,眼里含着泪,却对她说,陶陶,你别安慰我,喝完这杯酒我就要回家了。

华姐便是那位从北京来的女子。

那时候的她跟男朋友的关系出现了裂痕,本以为很快就能结婚了,她甚至想好了结婚以后该怎么打造她们的小屋,可是爱情这种东西,总让人捉摸不透,他们终究没能走到最后。

来丽江之前,她给男朋友打了个电话,希望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又或者,可以在最初开始的地方重新开始。

她心里始终还保留着一丝期盼。

结果就她自己一个人过来了,住在她和男友一起住过的客栈,走遍她和男友一起走过的地方。

她还记得当初住在漫庭美宿的时候,她和男友就坐在客栈二楼的观景台上喝酒,伴着清风,看着整片古城在夜幕下宁静而又喧嚣。

漫庭美宿是她和男友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她因为喜欢那里清新雅致的装修风格而选择入住,男友则是看中了它的地理位置,因为在狮子山上,可以俯瞰整个古城面貌,即便不出门,也能将美景尽收眼底。

就这样不期而遇,相识,相知,相爱。

再次回到这里,景没变,漫庭还是漫庭,仍旧担得起“美宿”二字,只是身边没了那人。

“我们不该在丽江相遇。”临走前,华姐在巴东许愿牌上写道。

因为丽江太过美好,我喜欢这里的一切,却偏偏爱上了你。

02

五湖四海的外地人来到丽江都不容易,能帮到你,我也很开心。

这是张先生第一次遇到张太太时说的话。那时候的张先生还不是先生,张太太也不是太太。

他们在雪山玫瑰庄园相遇,一个是年轻有为的机械工程师,一个是敏感多情的天真少女。

张太太小名暖暖,来丽江不为艳遇,也不疗伤,没有计划,也没有目的,就想一声不响的走,去哪都好。然后她来到了丽江,一个人逛了古城,去了雪山,上了茶马古道,看了泸沽湖,还跑了拉市海……最后在雪山玫瑰庄园的花架下面哭得泣不成声。

张先生当时骑着马从旁边路过,因为还不能熟练的驾驭马匹,所以他顺着玫瑰花田的外围绕了一圈把马骑回了庄园内的马场以后才又徒步走了过来。

他在她旁边坐下,给她递了张纸巾,没有说话,也没问她为什么哭,只是陪着,等她哭够。

后来暖暖回忆起那时的场景总是笑得甜蜜。

她说自己一向懦弱爱哭,身边很多朋友都觉得她矫情,甚至她有时候也会讨厌那样的自己,可还是控制不住,她说她一个人去了那么多的地方,就是想让自己变得坚强一些,绝情一些。结果还是输给了自己,在走进雪山玫瑰庄园的那一刻,看着眼前满目的玫瑰花田,听着花田旁潺潺流动的水声,被青山环抱的平地,这片地里有她最爱的芝樱花,有她喜欢的玫瑰,还有清澈的河流,抬头就能看到雪山,天空的颜色还那么干净。

她突然有些不舍,许愿亭上的愿望还没有实现,桃花源的花月也萦绕心头,青草的芬芳在夏日里透着冷香,河畔的3D画也没有体验……

她不舍得走。

后来他们走在了一起,每年的夏天张先生都会带着暖暖回到丽江,去雪山玫瑰庄园里骑马,赏花,拍照,累了就在休息区里吃吃点心,也会试着做做手工……

张先生说,任何一种环境或一个人,初次见面就预感到离别的隐痛时,你必定爱上他了。

雪山玫瑰庄园是,暖暖也是。

03

那么你呢?

我问陶陶。

讲完两个故事,桌上的酒已经不是最初的两瓶,我们都没有醉,只是有些微醺。

“我啊……”她笑了一下,仰头将瓶子里的最后一口酒喝尽。

“我在等一个人,他不来,我不走。”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