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环京楼市:大厂违规售房暗涌 燕郊中介大撤退

环京楼市调查:腰斩!腰斩!腰斩!

迈克尔·索斯沃斯的《街道与城镇的形成》中提到:“一直以来,城市都是沿着地区边缘向外扩大的,新形成的居住区渐渐融入原有城市区域。随着时间的推移,曾一度被视为城市范围以外的城郊和乡村,现在已经被塞进各大都市的腹内。”

环京地区完美地验证了这一理论。并且,在短短3年时间内,环京地区成功地成为了中国楼市的风向标。在每一次的全国楼市风波中,充当马前卒,推波助澜。也同样在每次严政调控下,瞬间化作炮灰,束手就擒。

楼市沉浮,莫过于此。

与其他城市“海岛”“旅游”标签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环京地区正如它的宣传语一样——我与天安门的距离只有30公里。

不要小看这“30公里”的概念,它让环京房价从2015年的均价1万元迅速奔向了3万元,个别楼盘曾一度狂奔至4万多元。而今,随着限购政策的不断收紧,暴涨的潮水逐渐退却,环京多地楼市陷入冰点。环京地区楼市从前涨得有多爽,现在跌得就有多疼。

在这个几乎所有人都坚信“是房子就永远不会跌”的时代,环京房价却真的跌了,而且还是腰斩。环京楼市正遭遇中国房地产最冷的寒冬。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大家都在担心环京之后,下一个会是谁。

系列稿件一

环京冰封下的骚动

如果要评选全国最不缺房的地方,环京地区可以说是榜上有名。

以北三县为例,据有关数据显示,大厂近四年出让土地总数就有37块,而香河出让宗地更是高达120块,同样,首都副中心和北三县协同发展利好是实实在在的,这也造就了其庞大的供应量及“繁华”。

但自2016年年底以来,环京多个城市发布了限购政策,浇灭了房地产市场的虚火。该政策的出台,让惨淡的环京楼市在炎炎夏日感到了刺骨寒风。

过度敏感

近日,一则仅挂网4小时的“燕郊高新区企事业单位人才引进落户须知”,被解读为“释放某种信号”。这背后隐藏着市场以及投资客的蠢蠢欲动。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事件,是因为市场过度敏感。很多城市的人才政策的确变相放宽了房地产限购的大门,因此不论是区域内楼市产业者还是其他市场人士,都预计燕郊会出台变相的宽松楼市调控政策。

从政策上看,燕郊的调控政策比较严格,在目前这个时间点放松房地产调控的可能性不大,预计市场不会有太明显的变化,但燕郊的整体市场目前的价格已经处于低位。

大厂作为环京最典型的城市,执行3年限购,因不能补社保,市场降温明显,市场目前成交量少,但其中大多数都是属于抵押方式,或者分期付款的方式进行交易。目前,北三县很多购房为了躲避限购,利用房屋抵押登记的形式确定房产交易。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