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大水漫灌时期,如何守住资产价格?

7月13日,成方街32号的徐局长一篇《当前积极的财政政策不是真积极》的文章横空出世,其中两句话“没有赤字增加的积极财政政策就是耍流氓”、“必须以财政资金真实地向国有金融机构注入资本”两句话震动朝野。

前者要求财政掏钱托经济,后者要求财政掏钱补充国有金融机构的资本金。合起来中心意思是:各地财政把金融体系掏空了,资本金不足,再也无法信用扩张托经济,要想稳住经济,就必须财政发力。

文中徐局长还不忘揶揄了“XXXX、XXX关于完善国有金融资本管理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写得非常好,关键在落实。

一、国家广义信用扩张

你可以把它看作是国家广义信用的扩张——小微企业连环担保容易连环暴雷,那政府就做最终担保人,银行可以大胆放款。

国家广义信用扩张是解决金融、债务问题的不二法宝,但也正因为如此,从被国家担保到国家接管似乎是很多企业逃不出的宿命。

当时外界对于金融监管当局推动的去杠杆、强监管导致紧货币、紧信用造成经济下滑风险的批评声不绝于耳,市场分裂成:坚定不移去杠杆换增长模式VS批评去杠杆造成经济下滑两派。虽然金融监管当局几次三番表示“其他部门改革缓慢,我部单兵急进,腹背受敌”,但还是挡不住批评声。

货币、信用双宽松大政策,估计在那次会晤之前就已经定下,“不大水漫灌”的经济刺激计划也是铁板钉钉,外有毛衣战人心惶惶;内有信用大收缩,债务违约高发,股市下跌,信用链条颇为紧张,内忧外困,动能转换固然美妙,但远水解不了近渴,最后是还是刺激最解眼前困局。

要解困,就需要银子,需要两个钱袋子坐下来谈谈。

央妈说,不能,因为过去大水漫灌信用扩张,大部分都是被政府以及各种平台拿走,如今表外转表内,银行系统的资本金不够用了,要我出钱,你就得掏出真金白银补充资本金,

财爸扯东扯西,其实并没有回答到底要不要出资本金的问题,而是豪气的说:这样吧,你要我出资本金是吧,我干脆直接接管得了。

二、财政就是金融,金融就是财政

当年的金融工委试图厘清的是货币政策与银行系统信用创造的关系,避免货币政策的基础货币投放与银行系统的信用创造捆在一起。奠定的这套制度费尽心思就是:建两道防火墙,隔离财政-货币、货币-信用,避免各级ZF将银行当钱袋子和影子财政,以财政掏空银行。

这两道防火墙是过去几十年以及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血淋淋教训的产物:在计划经济体制下,没有货币政策,金融就是财政,财政就是金融,不但银行没有资本金,也无制度保障,就连国有企业也没有资本金概念,全靠财政拨款,到1998年改革时,才发现国有企业资本金不足,资不抵债,只能债转股,坑进去了大量信贷,本来资本金就不足的国有银行系统,因为各种指令贷款形成坏账,不良率高企,高达20%,技术性破产。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