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毒枭老巢的部落人人营养不良,一夫多妻一群孩,曾经人畜杂交

我们的哥伦比亚Lostcity的徒步之旅为期4天,第一晚的宿营地是条件最好的,便是如此,也是依河的一块空地,几根桩子加一个顶棚构建起一个四面透风的空间,上下铺一字排开,因为没有墙壁,所以风雨肆虐,躺在床上都能感受到雨的气息扑面而来。

一夜好雨不见停,5:30起床的时候,雨势绵延。

吃过早饭,众人冒雨出发。徒步进入第二天。

此时哥伦比亚已经进入雨季,一夜大雨过后,山路变得异常难走:道路狭窄而陡峭,部分泥泞不堪湿滑无比,鞋子瞬间面目全非;另一部分则是碎石密布坑洼不平,裹满了泥土的鞋子踩在上面毫无摩擦力,所以必须要非常小心,以保持平衡不摔跤,

途中遇到了wiwa部落妇女,妈妈正带着女儿在河里洗衣服。

今天,法国大叔尚恩和加拿大青年亚历山大都因为路滑摔了跤,我们俩可能因为经常在山区徒步的原因,跤倒是没摔过,但在过一条小河时,皇帝却因急于拍摄上图中的部落母女,脚下一滑将相机甩了出去,镜头边缘被狠狠地磕了一下直接变形毁容,好在镜片无碍,不致影响拍摄。

极少有人活动的原始密林里大树参天遮天蔽日,雾气腾腾仿佛蒸笼,而我们这些徒步者更像是蒸笼里的肉包子。

雨水和汗水混在一起顺着脸颊流下,迷蒙了双眼,眼前的山山水水看起来便格外诗意。

小小联合国的探险家们依然小心而又坚决地一路披荆斩棘。

遇河,河水没膝,向导直接淌水,然后站在中间帮助我们过河。那几位在泥地里摔过跤的人则干脆一屁股坐进河中,顺带清洗下鞋和衣服。

我们需要小心翼翼通过河流,这家wiwa人却是跳跃着瞬间便通过了,步履矫健,体态轻盈,竟是十分的好看。到底是土著,行走在自己的家园,那样的轻松自如。

上篇博文里说过,这一带曾是哥伦比亚毒枭的老巢,游击队和政府军之间经常开火战斗。直到我们进山前几天,双方才在卡塔赫那签署协议放下武器握手言和。因为深山老林不通公路没有信号,这一带几乎与世隔绝,但并非无人居住。实际上,山里有四个原住民部落,分别是wiwa, kogui, arhuaco和 kankuamo,据说总人口约50000人。

倒也不是小数目了。

途中经过一个 kogui村子,村口一棵好大的coco树,已经结了果,coco果的种子便是制作巧克力的原材料。这个村子大约有40户人家、300多口人,我们进去时发现大部分茅草土坯房大门紧锁。向导marco说,这儿的人们如今都住在周边的农场,值钱的家当都随身携带,颇有游牧民族的作风。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