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彩墨莲都 | “外斜”里面是“内斜”

“外斜”里面是“内斜”

碧湖外斜村这几年因常有全国各地画家前往写生而名气大了。如果你从中溪村一路经大坑底,平岭,麦后,到外斜千万别以为行到路穷处了,外斜再往里行一二里有个村子叫“内斜”。

沿着蜿蜒的康庄路驱车到村口,人声寂寂,不闻犬吠,但有鸡鸣。右边小道盘旋到底,一亩方塘,半边绿萍,倒映着顶上青青的天,湛蓝湛蓝的,丝丝白云飘动好像可以捞着的绵絮。塘边老屋巍然,依山而立,古木森森,暗影重重,凉气袭人。抬头仰望山顶云头起处就是邻县青田了,“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意境油然升起……

村口往左,是内斜的主体老屋建筑群,清一色岁月留痕的泥墙,赭色的墙体受经年的风雨雕琢苍古而斑斓。细辨建筑风格,有徽派的基因,也有闽北的风姿,也许是紧邻青田之故吧,有些房竟有瓯地的味道。沿村中小路走进,大可放心,不会有大黄狗之类从中窜出使你惶然。会有一两只昂首的雄鸡偏过头望一望你,然后挺胸走开;闲适的母鸡咕咕地自语着,悠然翻动脚下的草丛……

村北有小径,行数十步,见平整田畈数丘荒芜而杂草生。田尽头有老屋两幢,残门洞黑,墙头有六边型砖彻孔洞,如人之眼曈。屋边十来米有电杆孤立,令人想起《西游记》二郎神追孙悟空细节:“……那大圣趁着机会,滚下山崖,伏在那里又变,变一座土地庙儿;大张着口,似个庙门;牙齿变做门扇,舌头变做菩萨,眼睛变做窗棂。只有尾巴不好收拾,竖在后面,变做一根旗竿。……”

村中有大屋残塌,房梁一头着地,一头斜斜伸入苍穹,上附根根裸露瓦檐如错杂鱼骨。芒杆似剑,桐叶如盖。石门兀立,上隐隐字迹已难辨认。遥想不知多少年前这里是大户人家,也许是个三四五六品官员也未可知。步入废墟,内有巨大石鼓石槽,一只黄鼠狼贴着墙根匆匆而循……

靠近后山有了一户有炊烟的人家。一老翁憨憨地笑着热情地请喝茶。茶是地头自采自制真正的土茶,喝着感觉是田园的清香。在这大暑的天里,坐在中堂的廊前,山里的凉风阵阵吹拂不觉叹道:这风有钱买不来!老人说,老太婆去城里帮银行工作的儿子带孙子了,他在城里住不惯,宁愿一个人在乡下自烧自吃,还有点田种种。养了廿来个鸡生蛋给孙子吃,吃不了拿去卖了。儿子每月会给他千把块生活费,两条“利群”烟。他拉了拉身上的汗衫说,衣裳都是他给我穿的,日子好过些了!他执意留我中饭,竟动手去捉鸡,我忙不迭制止,并说自种的蔬菜最佳。饭后,我躺在竹椅上吹着凉凉的风不觉睡着了……

午后,山里的太阳并不觉灼热,四周不时有昆虫的鸣叫此起彼伏。坐在老人屋檐荫处写生让人感觉宁静而闲适。内斜的天出奇地蓝,蓝得有群青的感觉;深蓝之下,浓郁的绿顺着山势涌动,浓荫深处仿佛有山灵窥视;老屋的黑瓦泥墙沉默地展示着几何的交响让人喜出望外!我将画面的天空一笔一笔叠上蓝蓝的颜色,不管过去现在有没有人在中国画上这样做,我只要内斜蓝,丽水蓝,中国蓝……

???稿于老西门工作室

回馈读者

在文末留言并在留言处集赞

集赞数最高的读者将获得:

强强老师作品一幅

统计截止时间统一为每周三17:00

领取事宜将以留言方式告知

为方便奖品发放,建议留言时留下您的联系

电话!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