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重明卫

手机搜狐

SOHU.COM

重磅 |三季度债市六人谈:宏观经济承压 债市分化明显

宏观经济承压债市分化明显

——债券市场投资策略研判2018年第三季

主持人:

宁波银行总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助理周轶群

特邀专家:

国泰君安固定收益证券部董事总经理 丁杰能

华创资管总经理 屈庆

汇添富基金总经理助理 陆文磊

敦和资管首席经济学家兼宏观策略总监 徐小庆

中债估值中心副总经理 牛玉锐

周轶群:去年年底市场最关心的问题,是中国宏观经济的韧性是否能够持续、转型改革如何推进及美联储加息缩表问题。但今年上半年,市场的关注点转向了中美贸易摩擦,似乎它是引起股债汇市波动的主要原因。从二季度开始,中国经济面临较大压力,下半年形势似乎不容乐观。从美国来看,就业和通胀数据较好,加息超预期。请问各位嘉宾如何判断下半年国内宏观经济走势?

丁杰能:我从“三驾马车”对宏观经济进行剖析。

首先看投资。从长期来看,中国进入新常态,处在工业经济后期,这个阶段的经济增长需要靠消费或者创新拉动,之前投资和负债拉动的比重自然而然会下降。从中期来看,提到“去杠杆”概念,个人认为去杠杆不一定就是降杠杆率。因为杠杆率高低不代表整个经济体的好坏,现在欧洲、美国、中国杠杆率差不多,都在250%左右,日本的杠杆率在370%附近;杠杆率的变化也未必表明经济体的好坏,过去10年阿根廷杠杆率下降了20%,但经济仍非常脆弱。我个人觉得,在经济总量规模发展到一定程度后,负债总规模变动对于经济体可能是更主要的因素。过去10年阿根廷债务总规模增长9倍多,中国是5倍多,也到了一定压力区,需要把债务增长率放缓,放缓节奏需要结合内、外部条件综合考虑,并不是激进地负增长。从短期来看,今年债务增长和对投资的影响偏负面,包括PPP项目退库和整改、棚改降速等。因此从投资角度来说,经济增长压力蛮大。

其次看消费。消费目前是平稳的,但后面可能面临一定压力。从正面来看,中国有庞大的消费群体,现在85后、90后这一新消费群体已经慢慢培育起来,新的消费创新模式也出来了。从负面来看,消费是经济的同步指标,如果后面经济稍微乏力一点,消费也会随之乏力;同时房市、股市财富效应也会影响消费,包括现在居民房贷压力对消费的挤出效应是非常大的。

最后看出口。出口会有一些压力,一是因为贸易战将长期存在;二是中国劳动力成本攀升使得商品价格上升;三是全球经济没有出现新的科技革命,蛋糕难以做大,全球消费动力在趋弱。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