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携程梁建章:只有真金白银补贴 人们才会提高生育意愿

时代周报记者谢江珊发自上海

“不生了,前两年怀孕生孩子,之后又哺乳一年半,什么都耽误了。”被问到打算何时要二孩时,王颖(化名)轻笑着摇头,“现在有了孩子,我没办法牺牲家庭去做很多工作,升职加薪也没指望。累怕了,不想再要了,一个就好。”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7年全国出生人口1723万人,比2016年减少了63万。王颖的焦虑解释了“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实施逾两年,出生人口数未达预期的原因。少子化和老龄化已经成为当下中国在人口方面面临的双重挑战。

“由于堆积生育意愿的高峰,会在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后两三年内基本释放完毕,因此,需要尽快出台鼓励生育的政策。”携程旅行网联合创始人兼执行董事局主席、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梁建章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呼吁。

生育意愿下降

中国的人口政策几经变化。

1982年9月,计划生育被定为基本国策,同年12月正式写入宪法。“晚婚、晚育,少生、优生”成为社会生活的常态。

2011年11月,政府出台“双独二孩”政策;2013年12月,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单独二孩”政策依法启动实施;2016年1月1日,正式放开“全面二孩”。

“世界各国的经验表明,降低生育率比较容易做到,但要提升生育率却要难得多。近几年我国陆续出台了单独二孩政策和全面二孩政策,从"放宽"这个方向上来说是正确的,但步子太小、太慢。我国需要尽快出台鼓励生育的政策,而不能满足于仅仅放开二孩。”梁建章强调。

“谁也没预料到老龄化会来得这么快,现实中这两个方面都比以往预估的更严峻。2016年全面放开二孩之后,两年来生育率远不如预期,尽管去年二孩比例稍微有所上升,但一孩的比例却在下降。”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政策决策者和生育主体思维方式的差异是造成落差的重要原a因,“改革开放40年,除了促进经济发展,也带来生育观念的改变。部分年轻人已经改变了生育观,不认为孩子多了是一件好事,在观念上对生一个孩子或者不婚、裸婚、同性婚都更加包容。”

陆杰华认为,社会经济发展以后,以前对生育很重要的一些有利条件转为不利条件。比如抚育孩子的成本越来越高,一二线城市的高房价,都成为生育上一个不可逾越的鸿沟。此外,大部分年轻人具有多样性的人生目标,人生目标多元了,不见得就认为生孩子或者多生孩子是其必经的事情。社会保障体系的逐渐完善,也使得过去养儿防老观念逐步弱化。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