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寻找网红

小鹿,师妹,86年的,俩娃的妈。

高中老师。

兄弟姐妹多,她是老大,自然操劳命,当年高考时,她发挥失常,只过专科线,理论上应该复读一年,可是家里希望她早日参加工作,于是匆忙报了专科,后来又专升本考入了我们学校。

操劳命使她显老。

我一直以为她是70后……

操劳命的女人最典型的特点就是腚大、肚子大,为什么?

因为操劳,什么都吃,也不节制,狼吞虎咽,至少小鹿就是如此,特别是生了二胎后,更夸张。

在我的印象里,她貌似就没化过妆。

其实,不单是她。

几乎所有老师都是如此,学校里就有很多规矩,不允许穿短裙,不允许露半球,当然没有这么明确,总原则就一个:不许勾起学生不好的联想。

校长在台上是这么讲的:不许穿着暴露,不许描眉弄眼,让学生不专心上课。

那染头发可以不?

理论上可以。

实际上,很少有老师染,因为你跟大家不一样?唾沫星子淹死你。

曾经有个教美术的老师染过,分管领导找她谈过两次话,意思是影响不好,能否染回去?

校长说了,你可以美丽,但是不能性感。

都追求天然美!

有次,我在医院后门被贴了条,贴了条也无所谓,100块钱,不扣分,我也没太在意,次日又被贴了一张,贴了咱也要继续停,否则没处停车,大家都这么停。

现在好了,这里改为收费停车了,大家都开心了。

小鹿的弟弟在城管工作,我们这里跟别地不同,城管负责贴条,罚款也需要去城管交,我压根就不知道城管在哪,我就在微信上委托小鹿帮我去把罚款交一下,回头我把钱给她……

她答应。

我让人把单子给她送去。

交完后,她拍了回执给我。

我微信上给她转钱,她不要。

很场面的一个人。

不要不行,我就给她儿子买了套乐高,花了500多块钱,派人给送去。

小鹿的老公是练太极拳的,我一直以为50多岁了,原来跟我们是同龄人,也显老,录了很多视频,反正仙风道骨的,还收费带学生,N多老娘们跟着学。

还记得我写过一个保洁阿姨不?

她就跟着小鹿老公在学太极,每次遇到我都问她功夫练的如何了?

她也健谈。

那天在电梯里遇到,我又这么调侃她。

她非要跟我比划比划。

她拉着我的手,猛的一拽,要不是我底盘稳肯定被摔个狗吃屎,真厉害,我口是心非地赞美了她一番,转头就发了个朋友圈,把她讽刺了一番,谁让你让我当众出丑的!

因为贴条的事,后来我请小鹿吃过一次饭。

中间谈到了一些人。

我发现她交往好立体,什么朋友都有,有诗人,有摄影达人,关键是还有大痞子,大痞子不是打打杀杀那种,而是做大业务的,例如搞个地产项目之类的,这个大痞子现在朝另外一个极端发展了,文人骚客,还动不动写个书法啥的,曾经找过我几次,让我帮他写本传记,讲述他曲折而动人的江湖经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