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全新国奥队正在组建?名帅希丁克即将领衔?

这个周末,中赫国安队新锐韦世豪一脚匪夷所思的“乌龙”,把自己推入一个极为难堪的境地:

半年前顶着“最强U23”头衔加盟中赫国安,挑剔的北京球迷自然对其寄予厚望,而今半个赛季过去,虽有身为U23国足绝对主力且屡次被里皮选进国家队的荣誉加持,但他在国安队中首发只有一半场次,两个进球甚至不能让自己感到满意——边缘化使得这位U23球员在场上的脾气与日俱增。

施密特赛后为自己的球员“解围”,他说韦世豪的乌龙球只能用“不幸”评价,“他本人没有问题,希望大家对他宽容。”

希望韦世豪能尽早平复心态的还不止中赫国安教练组,按照亚运会代表团的安排,本周备战雅加达亚运会的U23球员将在北京集结,主教练马达洛尼也急切盼望韦世豪能够真正担起这支U23国足锋线尖刀的重任。

更何况本届亚运会U23国足面临的情况与往届大不相同,据记者了解,目前“夺取奖牌”已经成为本届雅加达亚运会U23国足面临的参赛任务,而这样的目标在中国足球亚运史上还不多见。

以过去两届亚运会为例,2010年广州亚运会,坐拥主场之利的中国亚运队小组赛磕磕绊绊出线,淘汰赛第一轮0∶3惨败给韩国亚运队,主教练孙卫赛后给出“亚洲三流”的定位。

2014年仁川亚运会,U23国足与朝鲜队和巴基斯坦队同组,输朝鲜队赢巴基斯坦队“顺利出线”,淘汰赛第一轮0∶2不敌泰国亚运队提前出局,主教练傅博也无可奈可。

2018年1月12日,U23亚洲杯小组赛,中国男足0-1乌兹别克斯坦,止步小组赛。 视觉中国 图

亚运成绩不佳自有内在因素:一是决策者更看重“奥运足球”和“出线足球”,二是国内适龄球员对于亚运会态度并不积极,在中国足球“专业时代”亚运会还算重要赛事,但在“职业足球”时代,球员重心完全以联赛为主,亚运会与中国足球似乎“两不相干”。

不过在国字号球队战绩节节败退的中国足球改革年,U23国足必须担负起为中国足球争光的重任。

尽管今年U23球员不再是国奥适龄球员,但在年初常州U23亚洲杯止步小组赛后(赢阿曼队输给乌兹别克斯坦队和卡塔尔队),中国足协还是决定保留球队编制备战今年亚运会。

这样的安排的确令业内人士有些不解。当亚洲足球强国开始在本届亚运会甚至明年亚洲杯上锻炼U21国青球员以备战2020年东京奥运会时,国内适龄球员刚刚结束“我要上奥运”的选拔赛:

孙继海统率的U21选拔队夺冠,山东鲁能U21队排名第二,中国足协正在着手组建全新的男足国奥队冲击2020年奥运会预选赛,而主教练或有可能将由荷兰人希丁克担任。

因此现在“好成绩”(亚运奖牌)对于中国足球成为“必需品”,尤其国内联赛对于U23球员的锻炼价值有目共睹,这些球员需要亚运会这样的平台给“政策扶植”一个交代。

这次亚洲杯将由里皮亲自督战。

此外本届亚运会分组也有利于U23国足创造好成绩:共有26支球队参加本届亚运会男足项目比赛,U23国足和伊拉克队、叙利亚队、东帝汶队同在C组。

虽然有球迷忍不住开玩笑说U23国足“又进死亡之组”,但倘若面对伊拉克队和叙利亚队我们年薪数百万的联赛精英们还没有对抗能力,中国足球也真该进入问责阶段了。

为求这支U23国足在亚运会上争取奖牌,中国足协特意找来里皮压阵,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在6月的热身赛上,U23国足有过4∶2战胜纳米比亚U23男足和6∶2大胜朝鲜U23男足的经历,而在接下来的热身赛中,U23国足将分别在常州和苏州迎战马来西亚U23男足和伊朗U23男足。

这是亚运会前U23国足最后2场热身赛,而这支将于亚运会后“撤编”的球队能否给球迷留下愉快的亚运足球回忆,还要看球员们是否愿意倾尽全力。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