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天路文华——西藏历史文化展

文明溯源

孕育了古老东方文明的几条大河发源于青藏高原,滔滔河水蜿蜒流淌,也为雪域孕育了生命和文明。细小的石叶,质朴的陶器,透着神秘色彩的金器,默默地诉说着一个民族的由来。

考古发现的距今约5万年至1万年之间的旧石器时代晚期的石器证明,自古以来就有人类在雪域高原活动。根据目前所发现的西藏细石器文化的特点分析,有学者认为西藏细石器文化基本上属于我国以华北为中心的非几何形细石器文化传统。新石器时代以后,远古人类的遗存更多、更丰富。昌都卡若遗址,更以雄辩的事实证明了早在四五千年前青藏高原上不仅有人类生息繁衍,而且已经产生了较发达的原始文化。

新石器时代晚期双体陶罐在整个卡若遗址所出土的陶罐中仅此一件,代表了当时卡若文化的最高制陶水平和造型能力。其艺术表现力与黄河流域典型的新石器文化彩陶艺术水平相差不大。双体流畅的独特造型与唯一性,表明该器应不是普通的生活用器,可能在氏族部落举行中大祭祀和庆典活动时所使用的一种礼器,具有特殊的意义。

新石器时代三角折线纹夹砂黄陶罐是昌都卡若遗址的特色,这件小口鼓腹陶罐是卡若遗址早期的代表性器物之一。卡若遗址早期,人们处于较稳定的定居环境,可从事农业耕作且开垦耕作土地非常有限,常常局限在狭小的山谷地段,因而在陶器等器皿的制作上才有可能比较精致、讲究,不仅施以彩绘纹样,器形别致、多样。而到了卡若遗址晚期,陶器趋于粗陋、简单,应与经济文化产生改变,山原始农耕经济为主转向畜牧为主有关。

早期金属时代铁柄铜镜的来源可能为西藏本地制造,亦或通过与周邻的贸易、交换、贡纳或战争掠夺等不同方式获得。即使为西藏本土制造,其形制样式,却并不一定源于当地,也不能排除是模仿西方系统带柄镜的意象的可能。这类属于西方系统的带柄镜,在西藏北面的新疆、西面的中亚、南亚、东南面的四川、云南都有过发现。这种文化因素的来源,显示出古代西藏与周邻地区文化间曾经有过密切的交往与联系。

单耳高颈黑陶罐是曲贡遗址所发现陶器中的大宗,器壁薄,最薄的厚度仅1.5毫米。陶器制法为手制,有慢轮修整的痕迹,造型比较规整,器物表面打磨十分光滑。

新石器时代晚期陶塑猴面附贴于夹砂黑陶片表面,猴子面容清晰,形象生动,眼睛、鼻孔、嘴均以锥刺出。这件附塑猴面装饰,表明曲贡人可能有猴崇拜的传统。猴在藏族人看来是神圣的动物,传说藏族先祖是猕猴与岩罗刹女结合所生的后代,猴人经采集和种植两个发展阶段而进化为人。这个传说虽然混杂了一些佛教因素,但传说产生的时代应当是很早的,这件附塑猴面的发现,有可能将这一传说的起源追溯到史前时代。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