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放水的艺术

去杠杆走到了深水区,放水似乎成了缓解流动性的唯一出路。

在美国收紧货币政策的趋势下,去杠杆的呼声一直很大。但是市场债务频发,防范系统性风险似乎也刻不容缓,解决融资顺畅的需求十分巨大。市场围绕着到底应该去杠杆还是放水的问题上,已经争论了一个夏天。而当国务院常务会议称积极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时,潮水已经向我们涌来。

这些年,我们放过的三次水

针对这一事件,海通证券分析师姜超在周日发表了文章《这些年,我们放过的三次水!》,瞬间超过十万阅读。文章回顾了过去十年的三次放水,表达了以下几个观点:

1. 经济反弹越来越弱。

2. 货币越来越多。

3. 债务率越来越高。

4. 股市长期低迷。

5. 房价越来越高。

6. 外汇储备由升转降。

由此,姜超认为,放水就是饮鸩止渴,短期有效长期有毒!货币放水可以带来经济1年左右的短期反弹,但改变不了经济增速长期回落的趋势。同时会导致货币越来越多,债务率越来越高。而放水导致股市牛短熊长,而催生了长期的地产泡沫,加剧了汇率的贬值压力。

如果再走放水老路,我们将会遭遇前所未有的新挑战:首先的挑战来自外储和汇率,其次的挑战来自于房地产泡沫本身,而最大的挑战来自人心。

可预见时间内调整为稳杠杆政策理所应当

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对于去杠杆政策的调整,在天风证券看来是可以理解的。其在研报《纠结之时再回首:历史上去杠杆那些事儿》中指出:

今年以来,中央把实体经济去杠杆作为防范金融风险的重中之重,结构化去杠杆的重点落在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身上,去杠杆的表现形式就是社会融资存量增速的快速下行,尤其表外的委托贷款和信托贷款的增长明显下降。去杠杆政策的推进对经济预期、信用环境、股票市场都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

在房地产、基建、地方政府等多重信用收缩的背景下,难免发生一些“错杀”,但是包括贸易战在内的外围因素,平添了更多的不确定性,基建增速的连续暴跌也非正常化现象,因此,在“不因处置风险而引发风险的”底线思维下,去杠杆政策在可预见的时间内,调整为稳杠杆政策也理所应当。

货币、监管、财政三重偏紧的政策组合

中信证券在《杠杆的轮回,时代的焦虑》一文中,从货币、监管、财政的政策组合中去解释此轮政策调整的原因:

中国的经济周期有很强的政策特征,所以拆分我们的“去杠杆政策实验”,本质上是货币、监管、财政三重偏紧的政策组合:(1)偏紧的监管政策;(2)偏紧的货币政策;(3)偏紧的财政政策。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