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重明卫

手机搜狐

SOHU.COM

泰山日出,时隔三年之后的又一次长途奔袭

在结束了一次荒凉般的成长之后,我匆匆地收拾起一点行装,漫无目的但又倔强地选择了去攀登泰山。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登山,是在大一那个暑假前夕。作为一个终年在平原长大的孩子,山河湖海,都别有一种魔力与魅惑。所以,在郑州上学的同学安排下,18岁的时候才真正意义上的登了一次山,那次是中岳嵩山。

现在偶尔翻起那年的照片,看着曾经略带杀马特的发型,一脸青春肆意的模样,不由得感慨时光就这样将我们分别放置在了不同的地方。当年一起攀登嵩山的好友,如今也甚少联系了。

不知从何时起,习惯了一个人偶尔出去转转。最集中的时候是在内心最为失意的2015年,一连去了云台山、长城、华山、西藏。或许就是那次华山之行,将之前的嵩山记忆无形中拉进了脑回体,想要找机会把五岳登一遍。但是一直搁置到现在,时隔了整整三年之后,才又一次等了第三岳,泰山。

这不是一篇游记,不会有关于泰山的景点介绍,毕竟这一次更多的一种近乎心理放逐的出游,全然无关乎景色、人文、食物。所以,如果你打开文章,发现不是一篇关于泰山的游记和攻略,那么这就对了,因为这仅仅只是一篇自说自话。

三年的华山之行,有种尝试甚至征服的意味。今天的泰山之行,更多的是放空或者回归。华山行时,还有很多自己入境的照片,拿着自拍杆拍的不亦乐乎。可是这次泰山之行,竟然连景色的照片都甚少拍了。

一个人的改变,会有很多细节。当不愿意自拍甚至连入境都不愿意的时候,或许就是一种不同于其他成长所谓关于改变的细节吧。三年前登山的心事重重,是乌云密布。此刻登山的心事重重,是无所适从。

不同的夏季,同样的探寻;不同的夜里,同样的倔强。不同的同行者,同样的朝气。

这次登泰山,依然选择了夜里攀登,然后到山顶稍作休息,以便观看日出。每年的暑假,夜里爬山的人总是络绎不绝,以大学生居多,无论是华山还是泰山,都是如此。所以,在这个闷热的夏夜,一路上延的山路上,人群甚是热闹。

有时候,当你停下擦汗时,看着身边这群年轻的如同刚出水荷花的青年们,会恍然间回到十年前自己那个年纪。然后擦过汗之后,依然默默的再次抬起已经开始感到身体下坠的双脚,一边自己安静的爬山,一边偶尔听着身边一个个行人的只言片语。

人生哪有那么多意义,就比如登山。用尽一夜的时间,留了无数的汗水,只是为早晨那一抹太阳的耀动。可是,若说毫无意义,当真的看见那一抹羞涩的红逐渐变为一片耀眼的金黄时,内心依旧会生出一股莫名的澎湃来。那一刻,全然忘却了刚才那几个小时艰难的爬行。可是若非要提升到一种精神来,仿佛又有些牵强。毕竟,山只是山,日出也依旧是日出。但是因为二者的组合,再加上后人的无数加持,于是便凭空多了一些希冀和意义。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