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韩会师:人民币的底在哪里?

近期人民币的贬值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特别是从6月中旬以来,美元指数持续横盘震荡,而美元对人民币双边汇率则持续攀升,从6.4左右一路飙升至6.80左右,离岸汇率更是达到最高达到6.85上方。

面对跌跌不休的人民币,不少朋友十分紧张,最近一周已经不下百名朋友向笔者询问监管当局对人民币年内的底线是不是7,甚至有人已经在担心破8了。其逻辑十分简单粗暴,因为人民币从6.4贬值到6.8只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既然1个半月贬值幅度可以达到6%,那么接下来的5个月似乎一切都有可能。

而且有观点提出,既然美国人要打贸易战,那我们就用贬值来对抗关税,你加征20%关税我就贬值20%,你加征30%关税我就贬值30%。而且为了将热钱锁死在国内,快贬好于慢贬。按照这个逻辑推导下来,人民币似乎随时都可能破8。

大家忧虑的心情笔者十分理解,毕竟2015-2016年那一波人民币的持续贬值距离我们并不遥远,心理阴影难以消除实乃人之常情。

但笔者认为,我国以贬值对抗美国加税的概率不高。道理不复杂,关税只是贸易壁垒的形式之一,美国人铁了心要和我们打贸易战的话,可以设置壁垒的地方不仅仅是关税,大幅度贬值本身也会被美国人作为增加对中国贸易壁垒的理由。

此外,中国作为国际市场举足轻重的出口大国,一旦人民币主动大幅贬值,其他竞争对手也很可能效仿,最终很难实现通过贬值促进出口的目的。

但请注意,在人民币大幅度贬值的同时,国内民众和国际投资者对人民币币值稳定的信任程度一定是降低的,特别是当市场普遍意识到我国要以贬值对抗加税时,这种趋同的预期很容易导致大规模资本外流。

大规模资本外流会立即收缩人民币市场的流动性,这对国内资产价格将构成直接压力,监管当局接下来必须综合运用降准、PSL、MLF等工具释放流动性对冲。

但在紧张的市场氛围里,监管当局的宽松操作很容易被理解为对经济增长乏力、金融环境紧张的确认,进而可能更加恶化市场预期,进一步刺激资本外流,进而形成“贬值预期—资本外流—流动性收缩—监管当局释放流动性—贬值预期恶化”的恶性循环,而打破这一循环,可能最为快捷有效的手段就是实施严厉的资本管制,但这将对人民币的国际形象造成重大打击。

所以,对于一个试图不断扩大国际影响力的大国而言,主动进行大幅度汇率贬值绝非上策。市场信心建立的过程很难,但摧毁很容易,一旦被摧毁一次,再次让市场相信恐怕需要很长的时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