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大山深处有风景

长期征稿,附带图片,欢迎原创首发。

特约作者:李尚梅赵永丽

明知道骄阳似火,却决意要出行,想想也就几十里吧,还能热死?

沿着老路,一会儿就到楼板寨乡,再往前是屯瓦,凭着记忆不用问路只管走。好几拨朋友去过新修的滴水崖景区,也想再去看看。

2014年4月份山桃花盛开的时候去过一次,一山桃花一川冰,非常壮美。沿着满是碎石的河槽,走上陡峭的山路,在最高处,见到了细水长流的滴水崖瀑布,想着今年这季节水势该更猛,倘能近距离地观赏一番,岂不更好?

远远看见路旁有一个蓝顶的简易帐篷,周围一大片黄色的箱子,有高有低,围成三面的矩形,是养蜂场吧?我们赶紧下车,想看看稀罕。听见动静,帐篷里的人出来了,问我们是不是买蜜。听口音是南方人,一问果然来自湖北。想起小时候经常有南方人带着他们的蜂来我们这里赶花采蜜,有一年,一个精明帅气的养蜂人还带走一个痴情的本地姑娘。带走就带走吧!哪里不是过生活,可惜的是,男子始乱终弃,不久姑娘带着南方人的儿子回到本地,空落个二婚的名声。从此,心里总觉得南方人有那么点不厚道。

能怪南方人吗?

走。

车到杨树湾——这是我自己起的名儿。崎岖的山间,酷热的天气,忽然发现这浓荫蔽日的地方,无论如何得歇下来看看,何况还有带着的瓜果饮品让人惦念。这是一块开阔的山间平地,周围是崖,一面临溪,杂花生树,水流潺潺。有意思的是,这里也是养蜂人家。帐篷支在中心,靠南向阳处是蜂箱,嘤嘤嗡嗡的,我想,不是南方了吧?于是复又下车,看见盆盆碗碗等日常用品都摆在外面的桌子上,甚至还有一大提罐装啤酒,简易门用铁锹从外面顶着。边歇凉边看热闹,数一数,有三十多箱蜂,洞口出出进进好多飞行物,我们不敢走得更近,只远远看。吃饱喝足,掬水洗脸后,继续赶路。

走到一个拐弯处,一块巨大的广告牌,上写:傅山仙洞!

源于一出晋剧《傅山进京》,对这位淡名利,重气节,精研博学的傅青主心存敬仰。

“看!又有蜜蜂!”同行的丽丽大声说。

广告牌斜对过,远远看见一个人正在“阵地上”作业,我们走过去,在蜂箱前停下,和主人搭讪,问姓氏,他说姓“何”,见我们对蜜蜂感兴趣,老何就揭开一箱。拿出一个脾让我们观看。我想要一个面罩戴着,怕蜇,他说不会蜇,除非女人们油油粉粉有异味。我想,这素面还有这好蜂缘,大胆地瞧吧!只见一张脾上密密麻麻挤着摞着蠕动着的全是蜜蜂,说有五六千只,我看还不止,简直数不胜数。老何让我们提着看,我拿出十二分的力气,双手并用,生怕掉下去把蜜蜂摔死。老何边说边用手揪出来一只又一只,捏死,他说这是雄蜂,光吃蜜,不回报,没用。又说捏死它们不知往下辈造了多少孽。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