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美国版《我不是药神》:天价药与脏钱的故事

现实世界远比电影残酷很多,比假疫苗与天价药更可怕的事情是,在美国版天价药背后,没有找到任何违法行为

《财经》驻硅谷记者刘泓君|文宋玮|编辑

本文首发于「财经杂志」(ID:i-caijing)

这不是一个新故事,但现在讲述大家更愿意听。

这是一个真实版的《我不是药神》的故事,这次故事的主角,是华尔街的大空头香椽(Citron)与制药公司威朗(Valeant)的斗争。

这个故事可以清楚看到天价药是怎么形成的。

过去两年,已经有很多媒体从金融的角度报道了威朗制药的案例。Netflix今年出品的纪录片《脏钱》(《Dirty Money》),它记录了企业逐利与公众、社会之间的深层矛盾,并抛出了一个无解的社会问题——企业因逐利在法律监管的灰色地带游走,导致药价高涨。

可悲的是,就算一切真相公之于众,威朗的股价下跌了90%,市值蒸发800亿美元,依然无法解决患者的境遇。

这部片子是从香椽的一个基金经理的视角拍摄的,她以为药品和科学都是好事,但她发现不是这样的,资本是贪婪的逐利的。很多人不喜欢她,也不喜欢空头,她说做这件事的目的,就是要去帮助被威朗利用的人。

马丁·史克莱利把达拉匹林的价格从每粒13.5美元提高到了750美元,他最后以证券诈骗罪被抓。但是比起这集背后真正的主角,威朗公司的CEO迈克·皮尔森,他只是个小人物。

故事有三条时间线交叉空头、威朗制药与患者:

在迈克·皮尔森(Michael Pearson)接手公司时,这家公司的股价不到15美元,市值21亿美元,运营艰难。

根据大空头的描述,皮尔森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见华尔街的投资者,如果哪个投资者对威朗的股票不太放心,只要跟皮尔森聊聊,就可以安心。加入公司三年,他做了22次并购。

并购背后并不简单。一般情况下,制药公司会花费18%的收入用于新药的研发,而威朗只用了3%。每种被它们并购后的公司药品,药价就会大涨。

简单说,威朗的策略是,找到能够垄断市场的药品,买下这家制药公司,不做任何研发,药品涨价来获取利润。他的目标,就是为股东赚取利润。

镜头前是一位威尔森氏症的患者,过去她每个月花30美元买药。

突然有一天,她发现每片药的价格高达200美元。打开冰箱,她的冰箱里大概有着价值7-8万美元的药。

威朗将她的药,价格从每个月650美元提高到了21000美元。

继续吃药,她总有一天买不到医疗保险;

如果失业,她的医疗保险太高,几乎不可能找到工作;

不吃药,会死。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