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火线驰援,重大国策再出发

1

近期,国企改革领导小组组长换人了,新出任者是一号智囊LH。

在此之前,LH火线上任多个要职:

3月,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

6月,中小企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组长;

7月,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主任。

无论中美关系、中小企业以及金融,这些都是中国经济发展的要害环节。而其上任时间,基本都是每个环节面临重大挑战的时候。

3月,中美贸易战爆发;

6月,中小企业债务违约频发;

7月,社会融资额增速大幅下滑。

但国企不一样,今年上半年国企利润增速创六年新高,发展势头看似良好。

LH在此时兼任该职务,这意味着管家对国改的重视性,已经上升至与前面三者等同。

2

回顾中国经济发展史,就是一部国有资产逐步市场化的过程。

在建国初期,在计划经济的背景下,建立起覆盖经济方方面面、各行各业的国有企业。在资源匮乏的建国初期,他们为中国经济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随着经济的发展,弊端开始显现,国有机制明显制约了经济的发展。从1978年开始,国企改革的大幕正式拉开。

回顾40年的改革历程,国有企业大致经历了五个阶段:

1978~1984年:从国有国营到放权让利

1985~1992年:政企分开与两权分离

1993~2002年: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与抓大放小

2003~2012年:国有资产管理体制与股份制改革

2013年至今:深化改革

可以看出,中国经济的每次腾飞,基本都是伴随着国企改革的重大推进。

其背后的逻辑是通过国企改革,将资源从低效的国企体内释放出来,进入市场化的运行机制,从而迸发出巨大的经济效益,推动经济发展。

3

如今,中国经济面临内外夹击,充分盘活现有资源,变得至关重要。不同以往的是,这次不仅是资源的简单盘活,还需让资源进入新肌体。

正如我昨天文中所言,当下的中国,大脑与肌体已经失调,单纯的资源输出,只会不断强大老肌体,不利于经济转型,而国企已经成为老肌体的重大帮凶。

由于国企身份的特殊性,无论银行和地方政府都热衷于支持国企,即使其经济效率远低于民营企业。

对于银行来说,国企有国家信用担保,不用担心不还钱;即使不还钱,最多是经济损失,但政治立场没问题,这对国资银行来说,自然很重要。

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国企是实施自己经济意志的最佳工具,再差也是自己的孩子,即使亏损,也得想方设法保住。

这就导致了一个结果:任何紧缩的经济政策,民企则首当其冲成为受害者。以今年的去杠杆为例,原本意图淘汰无效产能和僵尸企业,结果大量民企成了替罪羊。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