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关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几点思考

强国需要有强币,随着一国经济实力的增强,该国主权货币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会不断提高。这是一条经过历史检验的规律,英国的英镑、美国的美元等都经历过这一历史发展趋势。

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中,长期崛起和短期维稳同样重要,长期能够在国际货币体系中占据重要地位,短期能够发挥经济金融稳定器的作用;金融体系改革必然伴随着风险,从国家金融安全角度看,要从最大化改革利益和最小化改革风险两方面共同考虑。从宏观上看,金融改革总体效果是好的,一定会带来改革红利;从操作上看,并非一步放开,或越快完成改革就一定越好,而是要有优先顺序,要有配套安排。

明确方向

(1)以人民币货币区的建设统领第二阶段的人民币国际化。

在人民币国际化第一轮的推进中,增加接受人民币的国家数量,无论是贸易项下还是货币互换项下,从而增加人民币的国际接受度,是隐含的战略目标。从实践来看,这一目标初步达到。下一阶段应转入人民币货币区的构建上来,将广泛的推动变为聚焦式的突破。

从货币演进的内在逻辑来看,货币的国际化在功能上具有贸易结算、金融交易、货币储备的递进关系,在地域上则具有周边化、区域化、国际化的演绎路径。当前人民币国际化在功能拓展上正面临从贸易结算货币向金融交易货币提升的瓶颈期,需要以地域的扩展、强化周边化进而实现区域化的手段来推动。构建人民币货币区既是突破当前瓶颈期的抓手,更是促使人民币在功能上真正成为储备货币、在地域上真正成为国际货币的关键。

人民币货币区的内涵包括两个大的方面,一是货币区内离岸中心的金融市场建设,二是货币区内辐射相当地域的金融服务网络建设,二者需平行推进、相互促进,不可偏废。

(2)以“东西两翼”互补式策略来具体确定人民币货币区的方向。

如前所述,东盟作为人民币货币区的首选方向符合货币国际化的内在规律,毋庸置疑,应该作为我们的战略方向,坚决推进。但是,我们还必须清醒地看到,人民币国际化是对现有国际金融秩序的挑战和冲击,而东盟地区又是传统的美元货币区,美国不会甘心放弃在这一地区的主导权。

因此,我们在确定人民币货币区的方向时,还要多一个备手,除了将东盟作为“东出”的战略方向选择外,还应同时展开“西进”策略,形成两翼并举的格局。

创新制度

(1)推动香港离岸金融市场的制度创新,包括人民币债券市场和汇率市场的建设。

债券市场方面,建议将内地的人民币债券市场延伸一部分到香港,即在香港市场同时引进来自内地的债券发行和购买机制,加速香港人民币债券市场的迅速成熟。在债券发行方面,大幅放宽赴港人民币债券的发行额度,简化赴港发行人民币债券的审批手续;在债券购买方面,可以参照QDII机制创新RQDII机制,即设立人民币项下的合格内地投资者制度,鼓励内地金融机构通过RQDII机制买卖香港市场的人民币债券,并且同等量设置和提高RQDII的额度。此举既不影响国内发债主体的融资需求,又符合现行资本管制政策,同时,随着香港人民币债券市场的迅速扩容,将能带动香港本地和海外发行人民币债券的市场需求,更能为海外人民币拓展投资和流动性渠道,具有一举多赢的功效。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