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穆迪进军上海,国衡信携手上海信用评级机构“拒敌”

随着全方位对外开放的深入推进,随着服务业对外开放步履加快,随着上海营商环境与四大品牌建设的提上日程,上海服务业的竞争力能级问题引起广泛关注。据了解,调查表明,作为服务业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也是深化开放的重点领域之一的信用服务行业,上海已从改革开放初期的全国领先地位到目前落后于北京、深圳乃至杭州等城市,不但滞后于上海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需求,也将难于面对上海扩大开放100条政策公布后国际行业巨头落户上海带来的强烈冲击,亟需研究对策加快发展。

目前上海信用服务业的问题较多,与国际先进水平差距较大。这首先体现在信用服务企业机构缺乏竞争力。相关企业机构数量多但规模小。据央行上海总部在对沪上征信机构进行摸底调查中发现,上海市带有“征信”名称或“征信”经营范围的企业共有700余户。同时,根据统计数据,2017年上海49家主要信用企业机构总营业收入仅约19.18亿元,营业收入超过1000万元的信用服务机构2017年有14家,较2016年减少了1家。其中,在信用服务行业中占重要地位的资信评级业务发展仍未有较大突破。

上海信用服务业目前还缺乏具有影响力的品牌机构。从国际竞争层面来看,上海的资信评级机构更难以匹敌穆迪公司、惠誉公司、标准普尔等国际著名的信用评级巨头。国际信用评级巨头对本土信用评级企业形成巨大的冲击。随着上海金融业的进一步开放,特别是近期发布的上海“进一步扩大开放100条”中明确允许国外信用巨头进入上海。比如标准普尔大中华区总部将搬到上海,使得上海本土的资信评级机构收到巨大的冲击;由于国际知名的评级机构在业内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和权威性,使得上海的信用服务机构发展面临瓶颈和巨大的挑战。

国衡信国际信用评级中心有限公司首席分析师兰晓华称制约本土信用服务业发展的一个重要瓶颈,是信用数据信息的采集问题。数据信息是信用评级的生命线,但目前信用数据信息采集市场较为混乱无序。这表现在,一是征信数据的收集和应用十分困难。目前,国内优质的信用数据如银行等金融机构,信贷数据是直接接入央行征信中心的金融基础数据库中,其余机构很难获得。另外,移动通信协议用户、公用事业、法院经济纠纷、交通违法等公共部门的数据也较难整合;二是征信数据共享机制不健全。随着互联网带来的广泛数字化的潮流,整个社会的基础信息搜集和信息共享机制有所改进,但仍不足以支撑互联网金融征信行业的需求和应用,很多数据源之间难以达到数据共享、互通有无的状态,对构建完整、覆盖面广的征信体系造成了障碍;三是信息采集的不合规。相关数据的采集尤其是个人信息的采集还不能满足征信管理条例的要求。由于数据采集的困难,征信评级机构使用不准确或不完整的数据会导致征信评级结果失真,降低了征信评级的公信力。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