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社会实践后失联的女大学生找到了,很不幸……

7月22日,黎先生从浙江赶到了两千多公里外的四川寻找失联的女儿。在漫长的寻找之后,他得到了一个悲伤的消息,女儿已经离他们而去。

7月29日这天,黎璇的亲属透露说,发现这个事实之后,黎璇的父母非常悲痛,情绪很不稳定。在成都的这些天,他们已经花光了此行的盘缠,就在准备回到老家等消息的时候却接到了女儿找到了的消息。

“是27号找到的,现在已经见过遗体了。”死者的一位亲属表示,现在孩子离开了,还涉及到一些费用,这让家里人也觉得比较困难,“现在只想赶紧把遗体火化了,带回老家。”

7月22日这天下午4点,家里人收到了远在四川成都实习的黎璇寄回的包裹,手机、钱包、学生证……里面几乎囊括了她所有重要的个人物品,其中一封书信中,还透露出了对生活绝望。

黎先生带着黎璇的两个堂姐,在天回派出所报了警,通过监控上出现的信息,四处寻找。

快递公司监控

根据监控画面显示,黎璇最后出现在了银杏园路附近,黎先生沿途一路搜索,本以为会出现转机,但到达这里后,最终还是断了线索。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一家人又继续分头寻找,不过,最终还是没有结果。

关于孩子离开的原因,孩子的亲属也表示不能理解。不过孩子的亲属说,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又初步排除了他杀的可能。

“可能就是她信里说的,有抑郁症。”据知情的亲属透露,孩子在最后的绝笔信中提到,她可能从小就有抑郁,“但家里人从来没发现她有这方面的异常,包括学校的老师也说,孩子一切都很正常。”然而,当大家发现书信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时间点回顾

7月15日,黎*从原籍贵州独山县出发,乘坐火车前往成都,参加暑期社会实践活动。

7月16日,黎*到达成都和同学会合,跟5个同学住在成都金牛区互助佳园的一个民宿里。

7月19日,实践活动结束,几个同学商量着要吃一顿作为成都之旅的散伙饭,可黎*却说“我晚上要去成都的一个亲戚家,就不参加了。” 黎*还说她已经买好了第二天从成都回宁波的火车票。当天傍晚五点多,4位同学离开民宿去吃晚餐,黎*和另一个身体不太舒服的同学留在客厅里。傍晚六点多,那位同学看到黎*推着行李箱准备出门,“我出去喽。”

7月20日一早,5位同学就从成都返回了各自的家。

7月22日下午4点,家里人收到了远在四川成都实习的黎*寄回的包裹,手机、钱包、学生证……里面几乎囊括了她所有重要的个人物品,其中一封书信中,还透露出了对生活绝望。

黎先生带着黎*的两个堂姐,在天回派出所报了警,通过监控上出现的信息,四处寻找。根据监控画面显示,黎*最后出现在了银杏园路附近。

7月23日下午4点,在银杏园路的天福酒店,黎先生守在酒店二楼的监控前,盯着屏幕,目不转睛,他不肯加快监控视频的播放速度,生怕错过女儿出现的画面。酒店门口出现了一个路人,黎先生让画面倒回了两遍,看了又看。

监控中显示,7月19日傍晚六点多,黎*离开成都金牛区互助佳园民宿时带着一个中等大小的绿色行李箱和纯黑色皮质单肩包。随后,当天傍晚7点半左右,她出现在民宿附近的快递公司寄件点,身穿黄色短袖T恤和粉蓝色格子裙。

来源~澎湃新闻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