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爱女爸爸和狠心爷爷如何共谋这起女童溺亡事件

女童璇璇被至亲溺死在南京江宁湖熟街道的一条河里。

针对“南京无人认领女尸案”,南京警方7月25日通报称,被害女童由爸爸杨某响、爷爷杨某松推入河中溺亡,两名犯罪嫌疑人已被警方抓获。一个月前,南京江宁警方曾发出《寻尸启事》,悬赏2万元征集被溺亡女童的身份线索,但一直无人前来认领。

连日来,澎湃新闻记者在南京、安徽芜湖等地走访了解到,被害女童璇璇出生于2010年11月15日,一出生就发现“不正常”,后经诊断患有肺病和脑瘫,并患有智力障碍,其父母在孩子两岁时离婚。

此后,璇璇一直由奶奶照料。奶奶葛女士说,前阵子她因患肠癌做手术,“孩子无人照看”,孩子爸爸杨某响又忙着上班,遂将其带往南京,说交给爷爷照看。没想到,孩子竟“出事”了。

复盘这起悲剧,哪些因素触发了至亲内心 “恶”的一面,走到 “甩包袱”的地步?溺死女童后,涉案的爷爷和爸爸在长达一个月里为何没有前来 “认尸”?两人“作案”后在生活中有何变化?悲剧发生后,这个家庭如何面对“生命无法承受之重”?

鉴于案件正在侦查之中,案件的详细情况目前仍不得而知。澎湃新闻记者试图从其家人、知情人士、村干部等人陈述的细节中寻找部分答案。

“甩包袱”

据葛奶奶对澎湃新闻说,他们一家是安徽芜湖县人,儿子杨某响毕业于安徽某师范大学,参加工作后与同事张某结婚,并于2010年生下女儿璇璇。

“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就发现不对劲,她不会哭闹,也不能正常排便。”葛女士说,一家人带着璇璇跑遍了安徽的各大医院诊治,最终在南京一家医院诊断为,肺部发育不全,导致脑瘫。随后,儿子夫妻俩争吵不断,最终闹到离婚的地步

葛女士说,儿媳张某与儿子离婚后,没来看过孩子,也没打电话向她打听过孩子的情况。

“儿子没有放弃孩子,让我能带一天是一天。”葛奶奶说,尽管到处求医仍未见效,随着璇璇慢慢长大,大家发现孩子不仅不会走路,而且患有智障,还不能自己吃饭,只吃牛奶,就连大小便都无法自理

为了减少给儿子带来的“拖累”,让他早点再婚,葛奶奶说,大概在五六年前,她将孙女带回淮安老家,在一处闲置的房屋里安顿下来。

葛奶奶说,她平时捡废品来补贴家用。儿子每月给她汇钱,还让她带着孙女到医院看病。

“儿子压力很大,每个月要还房贷1000多元,孩子吃药还要花1000多元。从孩子生下来,已经花了几十万了。”葛女士说,前阵子,她被诊断为直肠癌晚期,第一次手术花掉5万多元,接下来还有做几次化疗,每次需支付4000元,这些费用对这个家庭来说是沉重的负担。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