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重明卫

手机搜狐

SOHU.COM

观点分享| 可持续增长引擎——劳动生产率

关注增长的经济学家很早就发现,不同国家之间的经济发展水平差异,归根结底是生产率的差异。生产率通常是指一定的投入水平所创造产出水平的能力,其中,最经常使用、具有综合性,而且颇有意义的生产率指标,则是劳动生产率,即以劳动要素的产出能力度量经济效率的指标。由于存在统计口径、统计数据以及度量方法等方面的差别,不同的研究往往得出不尽相同的劳动生产率的度量结果。对此,我们应该采取的态度是,承认方法差异性的存在和多样化的必要性,借鉴不同的研究结果,相互印证地支持我们意图说明的问题。

伍晓鹰擅长采用独特的方法调整GDP等数据,进行与生产率问题相关的研究。他通过跨国的横向比较,强调了劳动生产率对于经济赶超所具有的至关重要性。他还发现,后起经济体由于面临更多的技术可得性,通常劳动生产率提高大大快于先行者。但是,中国大陆在类似的赶超过程中,却没有显示出比日本、韩国和台湾地区有更好的劳动生产率表现。对于这一问题的理解,只须观察中国在经济改革之前,计划经济体制如何阻碍了劳动力向非农产业配置,从而在何种程度上累积了大规模和大比例的农业剩余劳动力,形成非典型化的就业结构。

按照比较优势原则和诱致性技术变迁假说,劳动力严重剩余的中国经济,通过改革开放以来形成的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劳动力迁移,在相当长时间里重点发展劳动密集型制造业,以便吸纳大量农业剩余劳动力,不断提高就业的充分性,在微观上和宏观上都是十分符合理性的,更说明市场机制作用得到了较好的发挥。充足而成本低廉的劳动力供给,是这一时期中国实现高速经济增长的突出特点。相应地,刘易斯转折和人口红利消失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便集中表现在劳动力供给成为瓶颈,以及工资上涨导致制造业劳动力成本提高的情况下,比较优势和竞争力相应下降。

不过,理论上说,刘易斯转折点之后这些不利于经济增长的因素,都可以通过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予以抵消。即中国经济在经历转折点之后,遇到了劳动力供给瓶颈,假如劳动力生产率能够按照一定的速度和幅度提高,就足以弥补劳动力不足所造成的生产能力下降,保持经济增长速度。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以劳动生产率为基础保持同步的工资上涨,只是增加劳动者收入,使最广泛的居民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而并不注定伤害比较优势,削弱经济增长可持续性。其实,当我们讲工资增长与劳动生产率提高保持同步时,既是强调要让职工分享劳动生产率提高的好处,也是强调工资增长必须建立在劳动生产率提高的基础上,才不会削弱企业的竞争力,从而保持中国制造业的比较优势。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