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人文寻访】“青睐”留给小镇的余温

访

(赵蘅绘)

“青睐”常来……

◎李冬君(南开大学教授)

“青睐”走了,一行40人都走了,怀着不舍,带着放不下的彼此眷恋。

我没走,在“青睐”留给小镇的余温中,回味每一个细节的生动,勾勒“青睐慈城人文寻访群”每一位的言谈举止,记忆他们留给小镇的任一蛛丝马迹,将他们在小镇短暂的寻访感叹定格,他们会成为慈城历史上的回眸一瞥,此文或可立一个小小的存照。

这是一个人文群体,他们到来的第一件事,是在“文化江山书院”听一堂学术大课;在随后的参访中,他们对保护慈城古貌的牵挂,对修旧如旧理念实施的赞叹,对尚存建造不便的温情理解,都在每天的朋友圈里了。这还是美少年般的群体,他们对历史文化、古建风格、雕塑艺术、道家理念、美食味道,甚至民俗香囊、考古迷踪等等都有着青春少年般的好奇和兴趣。他们可以在黄宗羲墓前庄严肃穆,默诵《明夷待访录》,在王阳明故居检讨自律的心学,以“吾心光明”或“真三不朽”为镜鉴;他们也可以在河姆渡遗址大发思古之幽情,在人类文明起源的姚江渡口边上,上演一把七千年前的擦肩之爱;拍完自娱的小视频,回到清道观住处,开始与端午前的嚣嚣虫儿谈判博弈,临行还不忘与南宋的保国寺挥一挥手。

40后、50后、60后、70后、80后、90后,可以搭起一个年轮阶梯的青睐群,就像一个会移动的“文薮”,内涵深厚,欢声笑语中,便传递出一股对历史的传承与传播的能量。

“朝阳山人”,是“青睐群”年龄最长者,请注意他是位工科老师,不是朝阳群众。他对慈城古镇的速写,会让我想起儿时翻看连环画,那种带有饥渴式的阅读,却是我们的美育启蒙;山人还以水墨写生古建,颇备不俗的艺术家眼界,记录了慈城的每一处精彩;乘隙我们还讨论了文化中国与王朝中国的历史“分辨率”,看得出他对文脉薪火相传的期期之情。

赵蘅老师是安静的,就像江南古镇的夏安,弱柳扶风,恍若从民国的“早春二月”归来,就安静地坐在那儿,拿着一个小本子,急速地画着,忽而彩铅,忽而油画棒,身边人,眼前景,一一跃然,她说她在记日记。与赵蘅老师闲聊,才知她老人家是西南联大的子弟,父赵瑞蕻、母杨苡、舅舅杨宪益,皆来自西南联大,皆翻译大家。晚辈后生忝列门墙,算作西南联大门生,在此幸会赵蘅老师,攀之亦甘。

有一辆面包车改装的“房车”,车后窗画着它“任我行”的线路图,标记密密麻麻,在慈城的巷子间脱颖,就像它的主人王耀平如锋刃般的历史见识,在寻觅“不能忘却”的记忆中颠簸。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