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下调MPA参数?不新鲜但很重要

对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要求需结构性调整,银行未来也可能补充资本金。

华尔街见闻证实了有关媒体报道的部分银行收到央行下调MPA中结构性参数0.5个百分点的通知。

市场对这则消息并无意外。因为早在资管新规细则中,相关变化已经明确提出:对于过渡期结束后难以消化的存量非标,可以转回银行资产负债表内,人民银行在宏观审慎评估(MPA)考核时将合理调整有关参数予以支持。

因此,上述消息只是意味着MPA结构性参数调整是资管新规细则发布后,帮助银行表外资产转表内的具体措施落地,并非出台了新的宽松政策。

不过,面对政策变化新诉求,资本充足率考核放松和补充资本金都是未来可能的方向,只不过现在考核放松是立竿见影的。那么未来银行可能通过哪些方式来补充资本金呢?

调整MPA结构性参数有什么具体影响?

MPA即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下,资本充足率是其核心。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的公式为:

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 = 结构性参数×(最低资本充足率要求 + 储备资本 + 系统重要性附加资本+ 逆周期资本缓冲要求)

根据上述公式可见,结构性参数对宏观审慎资本充足考虑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结构性参数的下调将降低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继而让对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考核要求降低,以释放出更多的信贷额度。

调整MPA结构性参数是管制放松的信号

从今年以来的金融数据来看,社融数据不断下降,信贷数据保持平稳,意味着银行表外资产转表内没有顺利进行,银行更多是希望表外资产在表外消化结束,仅将一些低风险资产如结构性存款等转入表现。这是一种信贷保守战略,也是一种风险隔离措施,然而这是导致银行体系信用风险暴露的原因之一。

对于银行来说,不愿意承接表外资产,除了风险意识外,主要原因资本充足率的不足以支撑表外资产转表内的承接。监管收严的本意是倒逼银行将不在监控下的资产风险暴露出来,如果有迹象导致系统性风险或严重拖累支撑经济的各类投资活动,监管松动是已经出现了的。那么能否在要求银行释放更多信贷支持经济稳定,要求银行充分暴露不良的同时,在资本金受到多方面压力的情况下,来解决表外转表内呢?

解决这一问题,在不考虑经济周期和资产风险的前提下,即便是迫于其他压力,也要做到两点:要么补充资本金,要么放松管制,或者两者同时做到。现在,调整MPA结构性参数即意味着金融管制的松动。根据报道,是部分银行接到了下调通知,显然这是有针对性的。毕竟不是所有银行面临资本金缺口,也不是所有银行能承接表外的风险资产,也不是所有的风险资产能转入表内。这意味着在银行表外转表内的政策管制上,是很能一事一议的。

由于MPA考核公式设计预留的参数太多,这其实说明考核参数的调整是给了更多主观条件和意图周转的空间。真实作用和监管姿态影响不一。更关键的是,针对不同银行的考核调整是非公开信息,所以在实际操作上存在很多模糊地带的。

但一个核心主题是要明确的,即表外转表内的核心是表内接表外、非标转标和不规范转规范。

如何补充资本金?

部分银行可能存在补充资本金的诉求,无论是承接表外资产还是被要求释放更多信贷。银行资本金的补充主要有几种方式:1.新发或者增发股票。2.发行债券。3.盈利积累。

在这三种方式中,盈利积累对于存在急迫的资本金补充要求的银行来说最不现实,因为逆周期银行盈利增长有限,短期的盈利积累应该弥补不了资本金缺口。

在发行股票方面,现在可以看到,有很多中小型区域商业银行排队IPO,这对比以往银行IPO暂停的情况,意义可见一斑。对于已上市银行来说,通过增发来补充资本金,首要面临的一个难点就是如何提升低于每股净资产的股价,而部分股价略高于净资产的要向投资者解释如何保证未来盈利增长和股价回升。这现在看来也是有难度的。

在债券发行方面,特殊情况下对行业的大规模注资,除非到了不得不的地步,这是不可能出现的,因此特别国债这样的工具不太可能使用。可转换债考虑到股价关联性,有一定的可能和吸引力,而次级债、二级资本债和汇金债也是可能动用的工具。

现在适当的管制有所放松,以让银行释放出更多信贷额度,但如果未来信贷管制不足用,在监管调整没有空间的情况下,个别银行或需要融资以补充资本金。

《令人“闻风丧胆”的德扑机器人》

《全球楼市繁荣迎来拐点?泡沫破灭或从租金下滑开始》

《Facebook挖的科技股大坑,亚马逊给填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