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竞技人才断档但培训市场火爆,中国击剑哪“弯”了?

据中国青年报7月30日消息,“我们的选手不仅是经验问题,包括打法、技术全方位都有差距,在亚洲也不占优势。”2018击剑世锦赛本周末在江苏无锡落幕,中国队获得一枚铜牌。面对年轻选手交上的成绩单,中国击剑协会主席王海滨表示,这个成绩反映了中国队目前整体处于世界二流水平,赛前,他将中国击剑的现状解读为“寒冬”。

7月25日,中国队选手朱明叶在获胜后庆祝。中国女子重剑队获得一枚铜牌。新华网 图

“寒冬”最形象的表现是青黄不接。2017年全运会后,随着雷声、许安琪、孙玉洁等一批名将、老将退役,世界积分排名不够高的年轻队员站到前线。以参加本届世锦赛的阵容为例,在世界排名上,本次出战阵容只有团体项目女重排名第一,而女佩排名第7,其余剑种都不在前8之列;个人排名则更加“难看”,仅女重选手孙一文和朱明叶跻身前16,其余项目选手均需通过资格赛力争正赛席位,“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王海滨说。

在个人项目中,中国队只有两名女佩选手进入8强;集体项目中,被寄望夺金的女重拿到铜牌,男重排名第7,男花和女佩均列第8名——1998年世锦赛中国队没有奖牌入账后,本届世锦赛交出了近20年中国选手在世锦赛上最差强人意的战绩。

“我们组队不久,很多选手都是第一次打世锦赛,而其他队伍都是一起比赛多年的搭档,比如韩国队就已搭档了3届奥运会。”女重选手孙一文表示,比赛中一度领先对方,让大家心急想拿下比赛,结果被对方抓到漏洞最终取胜。在外教雨歌·欧伯利看来,队员还太年轻,缺乏抗压能力。

“本来可以”、“可惜就差一点”、“遗憾”,成了年轻中国选手赛后最常说的感叹词。在无缘男花个人16强后,黄梦恺表示,“以往的训练只适应了国内的打法,一接触才发现外国选手打法跟我们完全不同。”对于黄梦恺而言,去年进入国家队,像推开了一扇通往世界的门,“比赛多太多了。”他举例说明,以往积分排名高的选手一年能参加一两个大赛已属不易,但他从去年至今,8站世界杯都去了,越是大赛越能感到差距,“能更早一点参加这种比赛就更好了。”

“刷经验值”,也是雷声对年轻选手的建议,正在中国花剑组担任教练的他以女花为例表示,“大部分队员都是第一次参加国际大赛,她们平时训练很多,但就是国内的打法,放到国际赛场上,别人一变就刺不准了。反而,同龄的日韩选手,她们从少年赛、青年赛就参加的是国际赛事,所以可以适应国际不同节奏的打法。我们的队员比较青涩,处理剑不成熟。”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