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发现大理丨离古城90分钟,美如仙境的高山草甸,让人流连忘返

▲大理乌龙坝风光摄影/老黑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乌龙球是绕不开的话题。乌龙球总数12粒,是98世界杯的两倍;还诞生了世界杯决赛史上第一个乌龙球。可见,“乌龙”一旦球,那就糗大了。

▲ 乌龙坝,拍写真 摄影 / 老黑

乌龙本来是个好意思。陶潜《搜神记》载,会稽人张然养一狗,名叫乌龙。有人染指张然之妻,欲杀张然,以绝后患。乌龙咬伤奸夫,救了张然。后人用乌龙代称狗,表示忠心。

▲ 乌龙坝日暮 摄影 / 老黑

“乌龙”和“坝”连在一起,就更是个好意思了。乌龙坝,听这神奇的名字, 就让人遐想,那该是多么诗意的所在啊。

▲ 花开乌龙坝 摄影 / 老黑

传说,很久以前有人类先民在山里垦殖繁衍,但日子过得不甚如意。某天,观音化身老者,前来乞食,村民热情,留其用餐。饭后,老人表示无以为报,要拿随身携带的泥鳅作谢礼。

▲ 乌龙坝的调色板 摄影 / 老黑

村民拒之,未果,象征性收了一条。临别前,老人告诉村民,找一器物,将泥鳅盖住,不日会有山泉涌出。并说,所盖器物多大,泉水就有多大。村民将信将疑,拿一饭碗,盖住泥鳅。不久,果然有碗口粗的山泉,从地下喷涌而出。

▲ 乌龙坝风光 摄影 / 老黑

村民方知,有神仙相助。泥鳅被当作神龙供奉起来,谓之“乌龙”;神龙护佑的山间盆地,日益肥沃,天然牧场,牛肥马壮。于是,这个地方就叫做乌龙坝。

▲ 乌龙坝·花土地 摄影 / 老黑

像大理一样,乌龙坝也分狭义和广义。

狭义乌龙坝,只是宾川县的一个村。游人久仰的乌龙坝,是广义的,她隶属宾川,地处大理、宾川和祥云交界的地方,跨度大,面积广(据宾川县林业局资料,面积达上千公顷)。群山连绵起伏,草甸一望无际,盆地数不胜数,野花争奇斗艳,牧场广阔无边……

▲ 乌龙坝的小花 摄影 / 老黑

未经雕琢的乌龙坝自然风光,一直就在那里,知道的人不多。前去乌龙坝游玩的,多是当地人、户外玩家、摄影师;偶有一些婚纱影楼,把她作为外景地。

▲ 行摄乌龙坝 摄影 / 老黑

随着斗顶山、晴云山、巨龙山风力发电项目的实施和森林防火的建设,加上交通条件的改善,独特秀丽的乌龙坝自然风光、高山草甸,渐渐广为人知,成为大理旅游休闲的新热点;是“宾川的香格里拉”。

▲ 乌龙坝一瞥 摄影 / 大理豆子

广为人知,不假。我在朋友圈发一组图片,很快就有人问是不是乌龙坝。身临其境的人,不多。猜对了照片中的地方,一问才知只是听说,没有亲见。而一些人见了我的照片,蠢蠢欲动。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