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谁来为这轮“不大水漫灌”的刺激买单?

来源:翔哥有话要说

作者:科比爸

原标题:财政要更积极有效了,金融还能掏钱共克时艰吗?

6月初的某天下午,金融大街甲15号大楼来了两位要人,安保严密,接待规格极高。这两位要人谈了什么,不得而知,也不见报道。

一个月多后的7月13日,成方街32号的徐局长一篇《当前积极的财政政策不是真积极》的文章横空出世,其中两句话“没有赤字增加的积极财政政策就是耍流氓”、“必须以财政资金真实地向国有金融机构注入资本”两句话震动朝野。

前者要求财政掏钱托经济,后者要求财政掏钱补充国有金融机构的资本金。合起来中心意思是:各地财政把金融体系掏空了,资本金不足,再也无法信用扩张托经济,要想稳住经济,就必须财政发力。

文中徐局长还不忘揶揄了三里河二号院的“《XXXX、XXX关于完善国有金融资本管理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写得非常好,关键在落实。文件明确,财政部门集中统一履行国有金融资本出资人职责。。。如果光是派人、给国有金融机构当婆婆,不能改善公司治理,我估计将来中央可能需要出另一个文件,授权人民银行或其他部门来履行出资人职责。”

徐局长这句话真是有所指,怨气由来是因为13天前三里河二号院的那份《指导意见》。

这份《指导意见》出自三里河二号院金融司之手。这份文件的要害在于:明确了三里河二号院作为国有金融机构的出资人职责,从央妈眼皮子底下,顺理成章成为百万亿国有金融机构的“财爸”,既然是财爸,那就有了监管权还有至关重要的人事权。本来央妈和财爸因为国库经理权斗了20年,央妈好不容易拿下经理权,这下可好,自家地盘被财爸将了一军。

就问你心不心塞。

更何况,将这一军的人还是央妈出身的。事情还得从2017年9月说起,那一个月金融去杠杆还轰轰烈烈,三里河二号院金融司来了一位年轻有为的新领导,他之前在央妈做到了副司长,因为学识过人,在2014年时空降调任温州副太守,彼时温州因区域金融危机而被授权开展金融改革,他到温州后主持金改,历经3年,温州银行业不良贷款率从到任时的4.19%降到3.13%,成效显著,他在温州做的最浓墨重彩的手笔是设立了小微企业信用保证基金,解决了小微企业融资担保的问题,办法也很简单,那就是“政府+银行”增信,让政府出资的信保基金,给小微企业担保,有了政府的增信,银行才敢给小微企业融资。

你可以把它看作是国家广义信用的扩张——小微企业连环担保容易连环暴雷,那政府就做最终担保人,银行可以大胆放款。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