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非洲的“快乐时光”

在阿布贾的外交官圈子里,有一种普遍的社交活动,叫作“快乐时光”(HappyHours)

“快乐时光”不需发邀请,只在大使馆自印的小报上登个消息,来不来随你便。

因此每个星期五晚上,无处消遣的驻外人员们都到小报上寻找消息,然后便去某处混掉一段“快乐时光”。

酒是管够的,但也够烈的,包管你在两杯之后对所有人都生熟不忌,畅所欲言。

食物常常不够,因此大家是半饱而来,或半饱而去。

“快乐时光”的主人和客人也往往不认识,客人和客人也最多似曾相识。

有一次一个女友告诉我,她的丈夫不懂快乐时光的规矩,每回都堵住一个人猛谈,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和人家讨论,弄得对方怕他,拼命找借口逃走。

“快乐时光”的理想交流方式是手拿酒杯在人群里行云流水,和每个人都道声安,问声好,谈话不超过五句,无论别人对你还是你对别人都应该是走马灯。

一次我们发现了一个“快乐时光”,东道主是比利时大使馆一位外交官。

问问周围人,都说不认识他。

他的房子离我们不远,隔着突尼斯大使馆的宿舍和伊拉克大使馆的宅邸就是了,步行才不到两百米。

我们实在想不出其他更好的事可做,便厚了厚脸皮出席了。

主人叫保尔,40出头,仍打着光棍,有条牛犊大的黑狗,竟也很给我们面子,一声不叫。

看来常出没这里的客人陌生的比熟悉的多。保尔职位一定不低,院子有我们五个大。

院子里摆开七八张桌子,上面放着坚果和甜玉米花,有点中国农村办红白事、吃满月酒的气势。

所有的酒都集中在靠廊檐的一张条案上,种类远多过出席者的人种。

啤酒一打一打叠罗汉,从地上叠得半人高。

似乎是谨防大家结伙深谈,院子里没有摆椅子。保尔一视同仁地接待每一个人,递上他的名片,招呼大家喝酒。

8点钟左右,头一批客人喝得站不稳了,开始告辞,另一批客人恰好刚到。

不久每个人都边喝边拍头打脸,因为成千上万只指甲盖大的飞虫把灯都遮黑了,到处都是沙沙作响的虫翅声。

抬头看看月亮,白亮的月盘上也生满雀斑似的。

有人说飞虫是冲灯光来的,灭了灯就清静了。保尔立刻采纳意见,熄灭了院子里所有的灯。

虫子顿时消失,但再来的客人连主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了。

一片黑暗中,有没有混进来的伊拉克人和美国人友好碰杯都难说。

大概因为那次伸手不见五指的“快乐时光”,人们对保尔的长相都印象不深。

后来我去超市买东西,我的司机挨了一个白人的骂,我上去帮司机的腔。

精选